Sartorio on Intuition Pumps about Responsibility(Sartorio論責任的直覺反應)

Sartorio在PEA Soup發表了一篇對於責任的直覺反應(intuition pump)的討論,非常有趣!在介紹之前,可能要先說明一下關於intuition pump,不確定中文學界有無更適當翻譯,但是這個詞簡單的說,就是運用適當設計的思想試驗,針對問題提出符合直覺的答案。所以,基本上會有幾個類似的簡短問題,然後詢問閱讀者對於答案的直覺反應等等。

而Sartorio提出哪些例子呢?(按此閱讀全文!

案例一:我想要讓某個爆炸E發生,而且我有好理由相信,按下A按鈕會產生爆炸E的結果,我按下A,且E發生了。

案例二:為了要引起且讓E的爆炸結果發生,需要按下三個鈕(A,B與C)。另外有兩個人獨立會按B跟C,只要我按了A按鈕。(我們每個人都知道有三個按鈕,而且有好理由相信其他人會按自己負責的按鈕,且都有意圖希望爆炸E發生。)在我按下A,其他兩個人也按了B與C,結果爆炸E發生了。

直覺想法(1):我們認為,在案例二之中,我比較不像在案例一中有那麼多的責任。

接下來,將案例二與下面案例比較:

案例三:再一次,有三個按鈕,而且有三個完全知悉這三個按鈕的人,但唯一不同是,按其中一個按鈕就足以產生爆炸E。我按了A,且其他人也各自暗了B與C。然後,爆炸E發生了。

與案例二不太一樣,在這個案例中,我們認為,我們當中每一個人都要負完全的責任(就如同我們自己按下按鈕一樣!)

然而,現在考慮最後一個狀況,

案例四:如同案例二,為了產生爆炸E,三個按鈕必須都被按下去。然而,這一次我有好的理由相信,其他兩個按鈕(B與C)會在我按下A之後幾秒,「自動地」被壓下去,如同機械運作一般,且是個不可逆的過程。我按了A按鈕,然後爆炸E發生了。

直覺想法(2):在這個案例中,似乎我們會認為,在與案例一相比較的情況下,我在案例四的情況下負有比較少的責任!

對於學習法律的人而言,我想區分這幾個案例是很容易的,但困難的事要如何說明我們對於責任課與的直覺呢??或是論證呢??這才是困難之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