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議吊詭」(The Concept of Doctrinal Paradox)

「評議吊詭」(The Doctrinal Paradox)

法官如何針對個案進行裁判一直是法律推理的一個核心問題,一方面如何解釋實際上法官在做什麼是對於裁判理論的重要爭議,另一方面如何對於裁判行為提出規範性判准,作為評價司法推理行動的依據也饒富趣味。在關於行動哲學領域近年來有個概念不斷地被提及,這或許讓我們對於司法裁判合理性的實現有更多認識。這個概念是「評議吊詭」(the doctrinal paradox)。這一篇文章的目的在於簡短介紹這個概念所形成的背景以及內涵。

例子:

讓我們先從一個假想例子出發。有個A法庭,由三位法官甲乙丙三人所組成。系爭案件是原告起訴請求法院針對被告丁是否負有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進行判斷。此時呈現在法院面前的判斷(judgments)有三個:

  1. 前提一:被告因受有效契約之拘束應該履行特定行為。
  2. 前提二:被告並未履行特定行為。
  3. 結論:被告對於契約之違反負有損害賠償責任。

被告損害賠償責任之成立繫諸於前提一與二之成立。因此,前提一與二是結論成立的共同必要且充分條件,缺一不可。

而所謂的「評議吊詭」(the doctrinal paradox)[1],意味著在一個人以上的總和判斷(aggregation of judgments)時,其總和判斷可能會出現違反法律推理一致性的要求。這個狀況是如何可能發生的呢?讓我們以下面圖表說明:

圖表 1

評議吊詭

前提一:

報告是否負有義務

前提二:

是否未履行特定行為

結論:

是否成立損害賠償責任

法官甲

成立

成立

成立

法官乙

成立

不成立

不成立

法官丙

不成立

成立

不成立

多數決判斷

成立

成立

不成立

假設每位法官都獨立行使判斷,因此在圖表1中可以見到每位法官的個別判斷是合理的(至少從論證一致性來看)[2]。因此,法官甲認為被告成立損害賠償責任,法官乙認為不成立,而法官丙也認為不成立。然而,如果我們將法院的針對各個命題的判斷,依照多數決規則加總起來,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第一,前提一與二皆是成立的,因為各個前提皆有兩位法官贊成。第二,結論是被告不成立損害賠償責任,因為有兩位法官認為結論不成立。因此,如果我們將法院視為一個整體,透過多數決規則將個別法官之判斷結果累加起來,會得出兩個相反的結論,這兩個相反的結論在多數決規則的運用上同樣有效。此外,將法院視為一個整體要求其嚴格遵守涵攝過程,那麼法院本身的判決合理性會受到質疑,因為前提與結論相產生矛盾。

這便是「評議吊詭」所要表達的基本重點,也是Lewis Kornhauser與Lawrence Sager在1986年所發表文章:Unpacking the Court,所探討的基本重點[3]。當然,Kornhauser與Sager的文章所探討的重點更多,而且更細布區分許多概念,例如判斷之精準性(accuracy),一致性(consistency)與融貫性(coherence),在此無法多加論述,然而Unpacking the Court是一篇思考法院評議(至少是美國法院為對象)的重要參照對象,值得深入研究。至少他嘗試說明法院在裁判過程中會遇到的理論難題,並試圖分析這些問題背後的議題,與提出解決方式。

評議吊詭的例子告訴了我們法院所採取的裁判規則(或是決策規則)對於判決結果是具有影響的,雖然我們仍需要細部探討法院實際上所採用的裁判規則,但是至少評議吊詭讓我們理解到裁判規則必須進一步被顯明,法院裁判的合理性才有辦法進一步被確保。換言之,判決書僅是論證結果與理由的展現,然而,這份判決是在何種裁判規則下所產生的這個問題必須被反省才行。

當然,一個反對「評議吊詭」的理由在於,它是否真實地反映出真正世界中的法院裁判過程呢?「評議吊詭」假設了法官獨自判斷各個前提,因此阻絕了審議過程。此外,另外一個預設是法院透過多數決規則進行裁判,這可能不會存在每個法院之中等等的。然而,「評議吊詭」所要呈現的不是對應到真實世界的裁判過程,而是它想要點出在總和判斷中出現的基本問題:合理性要求之實現如何可能!即便,「評議吊詭」 無法展現真實世界中的法院裁判過程(judicial process in the actual world),這至多意味著我們必須更多中介理論針對真實世界的狀態進行說明。

上述的「評議吊詭」的說明在許多其它領域已經有許多顯著的研究了,除了總合判斷(aggregation of judgments)的合理性之外,還有關於總合偏好(aggregation of preferences)的合理性問題,「評議吊詭」的問題進一步稱之為「言說之困境」(discursive dilemma)。這一篇的簡短說明雖然以簡化方式說明由複數法官組成的法院所進行的評議過程進行說明,但它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引進更多概念工具與資源思考相關與類似議題,例如集體行動者的可能性條件,法院判決之合理性基礎,以及對於審議程序規則建構的反省等等。當然,有許多問題仍舊有待解決,這便不是這一篇小短文得以承載的功能了。

參考文獻:


[1] 評議吊詭(the doctrinal paradox)是採用羅士翔律師的建議所得到的翻譯名詞。我最初使用「原則吊詭」,然而發現這個譯詞不僅無法準確地傳達英文的doctrinal paradox的意思,也無法與中文使用接軌,是個不成功的譯詞。在士翔的提醒之後,建議可以採用「評議」作為描述臺灣法官在達成集體總和判斷上的過程。

[2] 在此,我們忽視了單一法院論證的融貫性議題。

[3] Lewis A. Kornhauser and Lawrence G. Sager, Unpacking the Court, The Yale Law Journal, Vol. 96, No. 1 (Nov., 1986), pp. 82-117.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