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Shou Wang and Hung-Ru Wei on An Empirical Study of Judicial Deliberation in District Courts in Taiwan (王金壽與魏宏儒的臺灣地方法院裁判評議制度之實證研究)

日前看到一篇文章,是由王金壽教授與魏宏儒先生所共同合著的:台灣地方法院裁判評議制度之實證研究,以訪問受訪者(具有實際參與評議經驗的法官)的方式,勾勒出臺灣法院評議制度的司法圖像。文中透過訪表達了很多內在觀點,以及制度如何在實踐中被忽視,或者更精確地說特定實證規範的實效性的問題等等的。我想對於評議制度有興趣的人,這一篇是很不錯的參考文獻。推薦閱讀!

以下是此文的摘要:

本文主要的目的在發現並討論評議制度,及其與實務間的差異與問題。對地方法院法官的深度訪談為本研究主要資料來源。由於法官評議經驗養成不一、蒞任不同風氣的法庭,及考績壓力等因素,影響評議制度在實際運作上的差異與制度上的缺陷。法官審判之評議制度乃為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促使合議庭法官發揮民主審議效果,進一步達到民主可問責性。然而法袍下掩覆的評議過程,卻是人民無法檢視的。由於兩個附有不同意見書的判決出現,開啟本文對評議過程的了解。審判長、受命法官及陪席法官的分工,本為減輕負擔與更有效率的審判,但卻可能出現不閱卷的法官,或審判長左右判決,或受命法官一人獨斷的情況。本文亦發現評議簿功能不彰的問題。且當法官面對司法倫理或默示的俗慣,以及更直接現實的考績壓力,法官的獨立性在評議中很難不受到壓抑,甚至是自我壓抑。最後,這樣的評議結果與票決,雖然形式上是一人一票,但外在的壓力與內化的壓抑,以及法官間默示的俗慣,恐將產生不等值的結果。最後,我們發現不同意見的書寫與公開,可使合議實現實質合議與票決等值。本文主要的目的在發現並討論評議制度,及其與實務間的差異與問題。對地方法院法官的深度訪談為本研究主要資料來源。由於法官評議經驗養成不一、蒞任不同風氣的法庭,及考績壓力等因素,影響評議制度在實際運作上的差異與制度上的缺陷。法官審判之評議制度乃為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促使合議庭法官發揮民主審議效果,進一步達到民主可問責性。然而法袍下掩覆的評議過程,卻是人民無法檢視的。由於兩個附有不同意見書的判決出現,開啟本文對評議過程的了解。審判長、受命法官及陪席法官的分工,本為減輕負擔與更有效率的審判,但卻可能出現不閱卷的法官,或審判長左右判決,或受命法官一人獨斷的情況。本文亦發現評議簿功能不彰的問題。且當法官面對司法倫理或默示的俗慣,以及更直接現實的考績壓力,法官的獨立性在評議中很難不受到壓抑,甚至是自我壓抑。最後,這樣的評議結果與票決,雖然形式上是一人一票,但外在的壓力與內化的壓抑,以及法官間默示的俗慣,恐將產生不等值的結果。最後,我們發現不同意見的書寫與公開,可使合議實現實質合議與票決等值。

我想對於法院實際上如何進行評議的實證研究是非常重要的,而作為改革或是希望改革評議制度的概念性分析與探討也非常重要。本文提供了理解評議制度的一個切入角度,並且也認為「不同意見書」的對於評議過程非常重要。對於這幾點或許仍有更進一步思考空間,例如在刑事案件上,如果是無罪判決是否意味著得以允許出現不同意見書,換言之合議庭無罪,但其中一位法官認為有罪等等的。據我知道美國似乎沒有限定僅於有罪判決使得發表不同意見書(仍有待作比較刑法制度的研究者提供更確切資訊)。此外,仍有一個理論性問題是到底合議庭所組成的法院與個別法官間的關係為何?這個問題或許需要更深入思考,才有辦法針對上述問題進行更多討論。此外,個別案件的功能以及無罪推定之意義到底是什麼,仍需要進一步釐清。以後如果有機會,本部落格也會持續在這個主題上進行更新,引進更多組織規劃與比較制度的反省。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on “Chin-Shou Wang and Hung-Ru Wei on An Empirical Study of Judicial Deliberation in District Courts in Taiwan (王金壽與魏宏儒的臺灣地方法院裁判評議制度之實證研究)”

  1. Hsieh, Kun-lung says:

    王金壽的另一個研究主題:司法的「民主可問責性」(democratic accountablity),也很值得看。
    〈法官的異議與民主可問責性〉,(與魏宏儒合著,第一作者),《政大法學評論》119期:1-62(2011)。
    〈司法獨立與民主可問責性:論台灣的司法人事權〉,《台灣政治學刊》十二卷二期:115-164(2008)。

    在過去的司法侍從主義的陰影下,是不是我們可以正當地宣示,根據審判獨立原則,法官審判不應該也不能受到任何的干預與影響。但如此一來,我們是不是創造出了一個完全不受任何形式之監督的至高監督者,一個民主之神?她和有限政府權力的民主國原則之間不存在衝突嗎?或許問責性的問題會是一個可以讓我們深入探究司法審判的獨特性格及其與民主國、法治國原則間之關係的好議題。

    • Marx Chen says:

      Dear Kun-Ling,

      謝謝提供這個學術資訊,王教授的許多文章可以在網路上下載到,這也是很棒的一個方式。

      祝 順心

      Marx

  2. […] 王金壽教授在「巷口仔社會學」中發表了一篇文章:司法改革路遙遙:社會學觀點,對於司法改革的過程提出一些說明。很值得一讀。本部落格曾在之前轉載過相關的司法實證研究文章(按此瀏覽),對於司法評議圖像有興趣的人可以多加參考。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