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Schwarts on Empirical Legal Scholars’ Special Responsibilities? (Schwartz論法實證研究者的學術倫理)

David Schwartz在Concurring Opinions上面發表了一篇討論:Should Empirical Legal Scholars Have Special Responsibilities?,探討法實證研究者在發表文章時的一些特別學術倫理議題,例如他認為美國法學院的法學期刊不是同儕審查,因此很可能無法區分研究者使用的data品質,此外由於實證研究對於政策擬定與辯論有重要影響力,但因為許多實證研究的消費者(或是使用者)並非皆熟悉實證方式。此外,即便引用第一手的實證研究文獻,後來的文章顯少提及前手研究的限制與質量,因此會有過渡普遍化實證研究結果的可能。這些理由構成了他思考為何法實證學者在發表文章時,需要有特別的責任(或是學術倫理),例如要特別注意weak data的使用,他對於weak data有其自己的界定,不是指不正確的data(例如coding錯誤),亦非錯誤使用實證方法(例如模型預設並未滿足時,仍使用某些統計方式等等),而是指data本身的代表性不足,其價值被誇大,或是data的產生容易導致錯誤或不足的推論(換言之即是不具有統計上重要性)等等。

Schwartz這一篇文章所指出的問題蠻值得探討的,雖然對於他的主張與立場或有實質爭論,但我認為一個適格的研究基本上就是清楚地知悉自身的研究限制與他人的研究限制,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學習過程。而在Schwartz文中騎到一篇文章,簡短說明了美國法實證研究的緣起,是個很方便的入門文獻,也推薦給有興趣的人進行閱讀!Theodore Eisenberg on The Origins, Nature, and Promise of Empirical Legal Studies and a Response to Concerns。推薦閱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