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osophy Bites: Daniel Dennett on the Chinese Room (Philosophy Bites: Dennett論中文房間)

P1050627

(Marx攝於紐約中央公園)

Philosophy Bites近期的訪談人物是Daniel Dennett(按此聆聽!),討論的主題是他對於John Searle的中文房間的論證之反駁。Searle的中文房間(The Chinese Room)是對於人工智慧反駁的一個思想試驗,很有趣,對於意識,自由與人工智慧主題有興趣的人無法錯過這個論證,而Daniel Dennett則是反對Searle的主張。這一個訪談,強烈推薦!!

對於人工智慧有興趣的,幾則關鍵概念的說明也千萬不能錯過:

1. Alan Turing的Turing MachineThe Turing Test

2. John Searle的The Chinese Room

3. 對於中文房間論證的很簡短的中文說明,按此閱讀

基本上,Searle的中文房間的思想試驗,對於功能論的主張有很強的批判,但是90年代之後,人工智慧的發展或許值得讓我們重新檢視,是否真是認為機器沒有智慧,以至於無法理解意義。或者我們可以換個角度思考如何檢視與你說話的人有無智慧,理解字詞意義的能力呢?自己有個親身經驗:

在美國有時候必須打電話給客服,有時候美國服務不得不讓你打電話,有時候則是會被動收到電話(例如找保險資訊,留自己電話等等的),屆時會有一堆agents打電話給你。最初,在第一句話或是第二句話時我其實聽不出來是機器或是真人再跟你應答,因為他會先說一段問候語,然後問你現在是否有時間,依照你回答的yes或是no,這個agents在回答你。後來,漸漸被搞煩了之後,我發現一個區分的方式,因為一般接起電話自己會先說:hi或hello等等。但是,如果你說中文的「你好」或是台語,對方agent會無法辨識,因此會愣住。通常真人agent會試著回應hello等,試探性的打招呼,但是若是機器則因為無法辨識聲音,而愣在那邊一段時間。這個經驗其實恰恰說明了The Turing Test的可能性以及侷限。

1. 一開始,我真不知道電話那頭是真人或是機器。

2. 我採用的方式其實無法真正辨識出機器或是真人,而是僅能依照對方回應之期望判斷是真人還是機器。

3. 假設是機器的語音服務資料庫大到一個程度,那麼不同語言的「溝通」是很可能的!到時候,一旦機器可以跟我對話十句話以上,很可能我便無法辨識出來了。

4. 我想從這個角度來看,功能論的確有幾分道理,此外隨著自然語言,資訊理論與海量資料的出現,人工智慧的發展可以預見會取得更多進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