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哲學,生活與實踐」兩週年紀念

反對媒體壟斷

(Michael攝於美國華盛頓)

前言:

這個部落格開始(05/2011)至今已邁入第三年了,或許也是個時候重新檢視這個部落格的一些過往與發展(去年的年度回顧)。回顧通常是以一種看過去的方式開始的,然後設定一些目標期許未來可以達成。因為礙於人力的限制,許多的想法仍沒有實現的條件。但兩年也累積了一些資訊,或許可以透過對於過去的資訊積累的反省,看看這個部落格的定位與未來走向。

緣由:

最初構思這個部落格的原因在於,一方面是基於在自己制度性羈絆較少的情況下得以閱讀與轉載許多美國學術資訊。另一方面則是反省到學術資訊在美國法學界是以一種自身無法想像快的方式在傳遞着,有單獨部落格,也有共同作者部落格等等。科技的發展讓我重新思考有機會在有限資源與條件下為學術資訊傳遞做某些貢獻。

因此,最初的構想是將台灣學界的研究以簡短英文說明方式轉載。然而,實際操作後,發現這對於自己的時間耗費太多,姑且不論翻譯成本,連「找」資訊對我來說都是很大時間的消耗。因此,在轉載上逐漸以美國學界討論為主軸。這也讓訊息交流上變成絕多數是轉載美國學界的消息。在臺灣的學術資訊轉載上,我集中在關於法理學經典導讀,或是法理學學會的活動訊息,偶有自己找尋資訊的轉載等等。

我對於資訊的流通所產生的正面期待遠大於負面,而在過去兩年的實踐過程中,越來越有理由相信這種樂觀是可以繼續維持下去的。此外,我想資訊流通是學術蓬勃發展的一個「充分條件」,這也算是這個部落格成立的第三個原因。

資訊傳遞的領域:

在資訊選擇上,大致上分為幾個知識領域:1. 法政哲學相關議題。2. 美國憲法解釋爭議與具體的憲法案件。3. 關於許多美國法學界的制度討論。4. 關於學術研討會的資訊傳遞等等。關於第1點應該是不需再多做說明了,唯一必須提及的是我是以非常寬廣的概念在界定本部落格的法政哲學。第2點,當然除了美國的一些時事爭議之外(例如歐巴馬健保法案與同性婚姻合憲性等等),就是特別著重原義與非原義主義的爭論,我相信美國過去20多年的發展讓我們可以對於這場爭論多更多的思考基礎。第3點則是希望多加引介制度性議題,讓臺灣有興趣的人得以更深入思考比較制度的議題。我深深認為比較制度與比較法是一個值得發展的領域,然而在欠缺對於比較法方法論,甚至是對於法學方法論的反省上,我們往往會將一個具體爭議抽離它的脈絡加上自己的理解的概念觀。例如,歐巴馬健保法案的爭議具體在美國法學界的開展,會超乎我們想象,例如聯邦主義之爭與徵稅權。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涉及基本權利之討論就可以涵括的。

我對於關於制度性的消息特別有興趣在於,許多對於美國制度的認識始自於個人經驗,但由於美國的差異性很大,因此這些個人經驗無法以直觀方式被普遍化。有時候,彷彿一個人只要到了另外一個國家生活,就可以對於這個國家許多議題發表具有權威的意見等等。我相信制度本身的形成是複雜的,正是因為複雜所以我們必須以一種謙虛方式去理解制度的內涵,成因與可能影響。對我來說,一個可以類比的經驗就是方法論的學習,學習方法論本身讓我理解到「理解自我的界線」是一個重要的過程,對於方法論的學習讓我們理解到主張的範圍,以及背後理由的有效性。而如何在關注美國制度時,同時理解這個制度的侷限與背後脈絡,我想是一個漫長過程,為了讓這個漫長過程得以有一些基礎,這個部落格才會花許多篇幅在轉載美國法學院的相關制度或是爭議上。

第三年預計進行的工作:

我想在邁入第三年的時候,這個部落格也希望可以做更多事情。首先,當然是持續資訊傳遞其次,我希望可以找到共同作者進行非美國學術資訊的轉載,不論是英國,德國,法國都還有許多寶貴的學術資訊可以轉載,因此希望可以找到共同作者分擔進行資訊轉載的工作。第三,最希望完成的,大約是進行定期性的學術研究的訪談,我的構想是邀請目前正在國外留學的朋友(希望是對於法哲學,法理學,法社會學,法律史或法政哲學有興趣的人),透過網路對話方式談談大家所做的研究主題,時間希望可以控制在15分鐘以後,以學術討論為主。這個訪談的想法當然是受到Phllospphy Bites的啓發,而訪談的實現要克服很多現實困難(例如受訪者意願,主題以及事前準備工作等等),但仍然值得嘗試看看。

簡單統計資訊:

1. 每月點閱次數Statistic views

2. 瀏覽國家來源數

Statistic countries viers

由上面這兩個簡單圖表可以見到,在瀏覽國家上臺灣的仍然是佔絕大多數,我希望可以在未來將自美國(或是英語世界)的瀏覽量可以提升一些。目前這種差距部分可能原因是我太過於懶惰,都轉載美國學界資訊為主。國外的老師與同學曾建議是否可以有完全的雙語介紹,但短期應該不可能。

此外,圖1顯示出每月閱覽量,基本上我不是很關心這個瀏覽量,因為資訊有人看最重要,或是有人找得到最關鍵,量多量少不是關鍵,僅是提供參考。不過由於月瀏覽量應該有持續增加,這意味著對於傳播資訊的可能影響。由於可能影響的可能性增大,因此我也很歡迎對於許多轉載學術資訊的意見或是批評,不論是對於翻譯概念或是轉載說明有不清楚的,皆歡迎大家提出意見參考

學術部落格的未來?

我想任何學術的制度性建置都必須時時思考這個制度的目的,以及現實與目的的差距,這個部落格通常僅著重於前者,通常比較少設計機制思考目的與現實的差距,在某個意義上這是邊做邊學,這個部落格的目標已在前面說明了,現在只希望它仍夠繼續繼續走下去,再出現一個三年,然後再重新省視自身的存在價值與目的!

但在學術資訊的討論上,目前我相信有許多媒介,例如Facebook或是Twitter等等的。可是,我依舊認為對於學術研究資訊的「累積」,網站或是部落格仍然是一個很關鍵的媒介。Facebook與Twitter對於傳遞資訊具有重要性,但是那些溝通網絡較著重對於資訊的的傳遞,而非積累與變成有用的資料。因此,在資訊藉由網絡快速傳遞的今日,我們仍然需要透過一些比較慢或是積累性較高的方式吸收學術資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