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Pildes on the U.S. Supreme Court and Historical Contingency (Pildes論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與歷史偶然性)

Richard Pildea在Balkinization中發表了一篇有趣的評論,內容基本上是從認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許多判決符合多數決或是多數民意的想法談起。不可諱言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越來越成為注目焦點,除了美國本土的關注之外,也在許多國家引起討論(不論是學術或是非學術的),例如VRA(Voting Right Act)或是DOMA的同性婚姻平權法案等等皆是。當然,聯邦最高法院更多處理了很多我們不會關注的案件,但是總底來說具有基本爭議性質的判決通常是全球矚目的。而Richard Pildea從一個想法開始:如果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組成以及發展取決於一些歷史偶然因素,例如總統提名等等的,那麼討論現在聯邦最高法院是否符合「多數民意」的(majoritarian)便有值得討論空間,因為所謂的多數民意是很不清晰的概念等等,更重要的是如果歷史偶然性會影響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那麼當我們說法院判決符合民意是什麼意思?對於這個問題有興趣的,可以按此閱讀

基本上Richard Pildea是拋出一個想法與問題,這個想法背後仍藴涵著關鍵概念的界定以及需要更清晰地概念工具作分析,例如光是majoritarian這一詞便有許多不同層次的界定方式(顯然,Pildea傾向是使用判決符合多數民意的這個概念,然而majoritarian也可以是指涉裁判規則),或者Pildes可能預先站在了一個法律唯實論的觀察角度,將聯邦法院的裁判過程完全從政治角力的視野進行觀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