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厚銘教授對於非暴力抗爭的想法

1006064_621658954520933_2044188610_n

(照片引用自蘋果關鍵現場)

政治大學社會系黃厚銘教授日前在臉書發表一篇文章,主題是針對日前許多針對政府抗議的意見的回應,針對理性,和平與不違法等觀點,黃教授給出了很細緻的看法以及具有非常實踐導向的建議,我認為非常值得一讀。在徵得黃教授同意之後,全文轉載如下,而我自己的一些資料的補充也在文末。非暴力抗爭如同黃教授所說的就是一次又一次對於自己意志的鍛鍊。如果有任何在現場對峙到警察的參與者應該都可以體會黃教授這一個想法。此外,我想可以更進一步思考的是非暴力抗爭有許多方式,不一定每一種都是以違法方式呈現,也因此在概念上非暴力抗爭與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有所差別。

以下為黃厚則教授的文章全文:

………………………………………………..

我個人對於所謂和平理性、不違法與非暴力抗爭的一些看法

「非暴力是人類所擁有的最偉大力量。它是最高的法則。只有藉由它,人類才能得救。」 ───甘地

甘地曾經對他的印度同胞說,你們不要恨英國人,事實上是你們的自願順服讓他們得以遂行統治。這意味著,統治權力的有效性是基於人民的服從與合作。權力的施展既需要人民的同意,也需要各級政府官員的協助。一旦人民或官員藉由不服從與不合作來削弱或撤回他們所賦予統治權力的正當性,統治者的權力也將隨之瓦解。非暴力抗爭正是用以限制和切斷統治者的權力來源,進而發揮人民自身參與政治運作與左右政治走向的能力與權利。

根據網路上廣為流傳的非暴力抗爭的198種方法之作者Gene Sharp的整理,非暴力抗爭的方法大體上可以分為三大類:一是藉以表達意見的抗議與說服,其目的在於表達贊成或反對意見,並招募更多志同道合的夥伴。二是拒絕順服的不合作運動,這是為了撤回我們因順服而賦予統治者的正當性。三是破壞現行秩序的非暴力干預,藉以更積極地挑戰統治者的權力基礎。

在以非暴力抗爭挑戰既有的不合理體制之時,堅持和平的原則並不等同於不違法。反倒因為正是以不合作的方式來宣示不服從現行法規、否定現行體制的決心,所以違背統治者所訂定的法律或發佈的命令是必然的。但在參與非暴力抗爭的過程中,群眾也要有承受肉體與心靈暴力的心理準備,這包括了言語上的嘲諷、肢體上的傷害、乃至於牢獄之災等等。這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意志,不計代價堅持做正確的事情之決心,正是展現意志與力量,以及削弱對方意志的關鍵。

例如,在印度的獨立運動中,甘地在提出抗拒鹽稅的方法之前,曾困思了好長一段時間。他之所以拿鹽稅當目標,是因為食鹽為生活之必需品,因而與最多數人密切相關,也最有動員的力量。正如洪仲丘事件所指向的軍中人權與國軍體制的問題,不只是需要服兵役的男性所曾經經歷與即將面對的事情,也是這些關心這些男性服兵役安危的父母、親友們多少耳聞並極為關切的問題,因而能夠有這麼強的動員力道。再以甘地為例,他刻意在走向海邊取鹽抗稅之前,花了二十四天徒步橫越印度,並期待英國殖民政府將之入獄,這過程都是為了累積民氣。而事實也是如此,即使英國殖民政府並未在取鹽抗稅的當下將甘地拘捕到案,在甘地又再宣稱即將發動另一波非暴力抗爭之後隨即入獄,這卻引來印度人民的更大反彈。

總之,非暴力抗爭極可能因挑戰了既有體制而遭來暴力打壓,這正顯示出非暴力抗爭沒有把和平等於理性。反倒是無懼於暴力與衝突,有面對暴力衝突的心理準備,但絕對會堅持不以暴力的方式來引發衝突。如此秉持著愛與非暴力的原則,有計劃、有紀律地執行非暴力抗爭,並以充分的心理準備克服恐懼、承擔過程中身心所遭受的暴力對待與事後的法律追訴,仍堅持不還手與還口,這真的可以說是不理性的嗎?

執行非暴力抗爭時,最常面對的就是執法人員的驅離與強制。非暴力抗爭雖然極為強調不以言語或肢體行動挑釁軍警,但並不是因此就只是逆來順受、不據理力爭。在被驅離時,民眾雖要有承受各種暴力對待的心理準備,不僅不主動挑釁、也不還手,但也應該要設法保護自己。進而伺機以各種方式消耗執法人員的體力與意志,藉以展現我們挑戰既有體制、發出自己心聲的決心。進而,語氣平和地適時指出並提醒執法人員之執法過當行為也是必要的,過程中不妨高呼「和平、和平」的口號,以提醒執法人員與參與群眾雙方。必要時以錄音或錄影記下執法過當的行為並在事後追究相關執法人員的責任亦有助於節制執法人員過於粗暴的行為。故而,現場的記者朋友在非暴力抗爭中也有不可或缺的角色。記者朋友若面對執法人員的驅離,也可堅持人民知的權利與專業職責,甚至是當場坐下拒絕離開。

再者,紀律是執行非暴力抗爭時很重要的原則。首先就是要堅持非暴力的原則貫徹執行非暴力抗爭的計畫,其間既需要藉著團隊合作才能展現力量,也藉此相互鼓舞打氣;同時也倚賴團體的紀律來節制一時衝動以致情緒或行為失控的夥伴。此外,參與的夥伴們也應該在過程中隨時再集結、再組織起來,以創意發動一波又一波的非暴力抗爭。在這過程中,往往沒有太多時間耗費在討論與爭辯之上,一些過程中的瑕疵只能留待事後檢討。而在非暴力抗爭的當下,反而組織與紀律是很重要的,才能有足夠的行動力。隨之,非暴力抗爭未必在被驅離後就結束解散,反倒一波又一波前仆後繼的抗爭才更震懾人心,也可能帶動更多支持群眾的投入。此外,在重新集結組織起來之時,一同參與抗爭被驅離的夥伴們也不妨坐下來分享自己實作非暴力抗爭的經驗與心得,作為自我檢討改進的參考。

被驅離時的首要原則就是放鬆、放鬆、放鬆。

除了與夥伴手勾手抗拒驅離時應該以不造成自己受傷為原則地施力以外,一旦被抬離夥伴之時,就應該心情冷靜、身體放鬆。整個過程要看著軍警的眼睛,因為目光的接觸有助於喚醒每個人的人性。身體的放鬆一來是可以避免抬離與被抬離的雙方都施力而受傷,二來是放鬆伸長的四肢會使得你的身體更接近地面,即便有時軍警會讓你背部著地地拖行,但多了這樣的摩擦力也會使他們更加費力。因此,在大多數時刻,放鬆伸長的四肢會迫使執行抬離的軍警必須抬高他們的手臂而更加費力。非暴力抗爭並非與軍警為敵,但不可否認地,是要消耗執法人員的體力與軟化他們的遵守命令的意志。因此,在不可用言語與行為刺激執法人員以外,仍要堅持不服從的原則增加他們驅離的困難。然而,顯然是放鬆身體反而能夠增添他們驅離的困難。同理,過程中只要全身放軟,絕對不要自行站起來。一旦站起來,軍警就可以很輕鬆地撐著你的腋下,強制你走向偵防車。所以,應該要徹底放軟、全然任憑軍警抬離,千萬不要站起來。但有時為了避免軍警蓄意粗暴地把你丟向地面導致背部受傷,必要時也可以抓緊他們的衣袖或手臂,不過身體還是要保持放鬆。尤其是上偵防車的過程,由於車門狹小,並且經常有階梯,更不應自行走上車廂、走到座位上。反而應該利用偵防車狹小的車門與走道,貫徹不合作的精神。如果每個參與非武力抗爭的人都可以貫徹此一原則,一定能夠拖延被驅離的時間、並大量消耗執法人員的體力。

以下再分點重述被驅離時應該留意的幾點原則:

1.驅離前,手勾手坐下,盡量將手腳藏起來,讓實施抬離的軍警沒有施力點。

2.軍警施力拖離的時候,跟兩邊的夥伴緊緊勾在一起,以不受傷為原則施力抗拒拖離。這是對於驅離的不合作,同時或許可以高呼和平,提醒負責驅離的軍警。

3. 一旦被拖離了,記得全程都不要站起來,全身放鬆,雙眼看著抬你的軍警的眼睛。要是被偷襲了,也不要生氣,就是明白地說出誰打你。即使軍警把你放在一旁的地上,也不要站起來,繼續躺著。一旦你站起來,他們就省力了,可以架著你走。但全身放鬆,四肢拉長,他們就得把手臂抬得更高才有辦法把你抬起來。

4.偵防車的門很小、走道也很窄。很適合繼續做非武力抗爭,這樣可以阻止、或遲滯軍警的驅離行動。所以,記得全程都全身放鬆,不要站起來自行走上偵防車。記得不要用手扳著車門抵抗,這容易受傷。只需全身放鬆、放軟。

5.軍警好不容易把你抬上偵防車了,也不要自行坐到座位上。繼續躺在走道上,這樣又可以繼續遲滯他們把下個夥伴抬上車。

6.非武力抗爭需要團結與創意,同車的夥伴還可以繼續商討新的不合作的方式。像是不下車,這樣也可以讓這輛偵防車無法儘快回到現場載下一批被驅離的夥伴。無論如何,如果商討出進一步的不合作方式,大家就要團結一致,一起執行。

7.這不是一次就會學會、一次就會成功的行動。即使在被放鴿子的地方,夥伴們也可以坐下來一同商討進一步的行動策略,或是相互分享、檢討剛剛被驅離的經驗。希望大家可以藉此強韌自己的意志力、甚至是進一步學習非武力抗爭相關知識的動機。

8. 要有信心。甘地的不合作運動,都可以讓殖民政府讓步了。軍警不是我們的敵人,政府再霸道早晚也得屈服於人民的意志。我們所展現的意志,也是在召喚更多人站出來。即使在這件事情上沒有成功,堅持正義的決心,必然會慢慢打動生活周遭的其他朋友,至少引起他們的好奇,就有機會改變他們。加油。

非暴力抗爭所要爭取的並非一時一刻的成敗,而是藉由一次又一次的抗爭過程,一方面錘鍊自己的意志,同時削弱統治者與執法人員的意志;另一方面也是藉以召喚更多認同非暴力抗爭的旁觀者投入。而非暴力抗爭所需的信念、策略、方法與技巧,也是需要在實踐非暴力抗爭的過程中不斷強化的,其間為個人帶來的成長也不限於非暴力抗爭之上,而是終生受用無窮的堅毅、智慧與能力。更重要的是,藉由非暴力抗爭精神的推廣與教育訓練,所培養出來的是一批又一批,既有信念與意志,又有實踐力的公民,深信自己的參與可以影響公共政策的發展方向。同時又可以避免以暴易暴的相互傾軋所導致的不穩定狀態。因此,也是為民主制度的運作奠定更堅實的基礎。

………………………………………

以下為我在臉書的簡短想法:

黃老師的一篇非常值得念的文章!!

非暴力抗爭仍舊是當代民主中一個很重要的實踐議題,黃老師文中所提到的Gene Sharp的經典著作是From Dictatorship to Democracy,可以在此照到連結下載電子全文(https://legalphilosophyintaiwan.wordpress.com/2011/12/02/gene-sharps-interview-by-bbc-gene-sharp接受bbc的訪談/)。此外,Gene Sharp所整理的198種的非暴力抗爭方式可以在此找到基本表述(http://www.aeinstein.org/organizations103a.html),我記得更詳細的描述是在他的三大冊論文中。 

黃老師的文章提到了進行非暴力抗爭的許多會面臨到的實踐課題,從堅持和平與不違法之間的關係,進行非暴力抗爭的心理素質等等的。作為一個思辨課題當然會引發許多意見,但這仍無損黃老師這篇文章對於非暴力抗爭的深切觀察與其對於抗爭者面對警察時所可採取的許多措施與態度。

民主無法僅依賴制度,也絕對不可能期待一種類似「聖君明相」的人出現。民主的維持必須依賴著公民社會中許多異質成員不斷合作,反省與針對不合乎基本正義觀之議題進行挑戰,如此一來民主才可能不斷地自我維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