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erence Announcement: Albie Sachs in Taiwan (2013年雷震民主與人權紀念講座)

今年(2013年)的雷震民主與人權紀念講座邀請到南非前憲法法院法官Albie Sachs到台灣演講,這是一次非常難得的機會,因為聆聽Sachs的演講不僅是因為他是南非前憲法法院法官而已,而是他具體實踐自己心中的人權哲學以及民主理念,Sachs是1990才擔任憲法法院法官的,但是在1990之前他有著許多更令人佩服的議題參與跟事跡。強烈推薦參加這一系列的紀念講座!!

關於活動網址(請參考此處!線上報名網址在此!此外,網站做的非常仔細,不僅有相關資訊,還有Albie Sachs的部分演講影音可以觀賞,歡迎大家運用!

演講議程部分轉載如下:

日期 預定時間 內容 地點
12/10(二) 10:00-12:00 第一場
主題:人性尊嚴與創造變革的憲法
(Human Dignity and the Transformative Constitution)
主持人:

  • 林子儀(中研院法律所所長)
  • 許宗力(臺大法律系教授)
  • 葉俊榮(臺大法律系教授)

活動詳情

走過種族隔離的黑暗時期,南非進入民主化階段後,不分種族都受到憲法保障。 這部憲法許諾南非人民要帶領他們走入彩虹時代,而這個許諾必須透過憲法法院 的運作才能落實。為了達到「創造變革」(transformative)的目標,南非憲法 法院在作成判決時倚重不少概念,特別是「人性尊嚴」。新的憲法要為南非社會 帶來的變革就是更尊重人性尊嚴,把人當成人看。不過,人性尊嚴是個抽象的概 念,必須透過具體的操作才能落實。憲法法院的主要任務之一,是審視政策措施 對於人民權利所構成的限制是否合乎人性尊嚴的精神,而這個任務的實踐有賴於 比例原則的運用。Albie Sachs曾指出,比例性原則的核心是對相互競爭的利益 進行權衡,而這種權衡不可避免地需要法官的價值判斷。但他亦強調,這種價值 判斷是由憲法所蘊含的價值、精神所引導。除了探求憲法所蘊含的價值,法官也 不斷參照一個抽象的、理想中的民主開放社會,以之為標準來引導司法判斷。作 者也討論到司法審查與權力分立的緊張關係,對司法何時該積極介入而何時該謙 讓,提出其見解。作者的看法是,儘管司法和政治功能應維持彼此之權限分際, 但司法仍為人性尊嚴之最終保障,故使法院有權干預若干高度政策性的政治決定。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館國際會議廳
12/11(三) 10:00-12:00 第二場
主題:分裂社會中的社會經濟權利
主持人:黃昭元(台大法律學院副院長)
與談人:

  • 張文貞(臺大法律系教授)
  • 蔡培慧(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

活動詳情

早在莫三比克任教並參與起草南非未來的權利章典時,Sachs便開始關注將社會經濟權利納入權利典章的重要性。Sachs在自傳中提到,他曾和法哲學家Ronald Dworkin就此問題交換意見,不同於Dworkin認為平等權保障與積極平權措施是最能改善弱勢者處境的機制,Sachs認為單憑平等保護與積極平權,頂多只能改善黑人中產階級的社會地位,唯有更積極地承認社經權才能有效改善南非廣大社會底層的困境。在實作層面,根據其判決及專書,Albie Sachs認為,缺乏相關的專業能力是司法執行社經權最大的障礙。從而,落實社經權的具體政策措施,尤其涉及資源如何分配的決定,仍宜由政治部門為之。然而,法院具有維護人性尊嚴的專業知識,可判斷在哪些案件中,人性尊嚴所遭受之剝奪已超越憲法所容忍的極限,而有司法介入的餘地。在此情況下,法院宣告某種狀況(以及法律或政策)未能滿足人性尊嚴之需求,政府或立法者須採取積極的行動予以補救。不過,Sachs也提到,法院最終所採取的做法是審查政策合憲性,而不接受個人直接請求國家給付特定利益,而對個人主張的不受理,不可避免地削弱了社經權的實際效用。

台大法律學院
霖澤館國際會議廳
12/11(三)
與Kenji Yoshino座談
18:30-20:30 第三場
主題:性、婚姻,同志權利的憲法化:憲法法院如何處理同性婚姻案件?
對談人:

  • Albie Sachs (南非憲法法院前大法官)
  • Kenji Yoshino(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

活動詳情

2005年,南非憲法法院宣判Fourie案,要求南非國會在一年之內修改Marriage Act,賦予同性戀者平等成婚的憲法權利。2006年,Civil Union Act旋即制定通過,使南非成為世界上第五個在法律上承認同性婚的國家,也使得Fourie案成為南非及世界同志平權運動的一項指標判決。Albie Sachs正是主筆本案判決的法官。早在擔任憲法法院大法官之前,Sachs便積極參與南非的同志遊行,表明其支持同志平權的立場。他對同志平權的擁護不單來自他反對社會多數對於同性戀的壓迫,也來自他對民主南非所該有的多元、開放所具有的理想和期許。

有鑑於此,Sachs在審理Fourie時,格外留心如何讓信念、主張相左的兩方,皆能在判決中得到應有的法律救濟,並感受到平等的尊重。Sachs在判決中強調,南非社會誠摯地尊重多元意見:反對同性婚的論者可直接根據其宗教信念而表達對公共政策的看法;另一方面,同性戀者無法享有合法結婚的權利,與南非社會兼容多元、歧異的理想扞格,故而同性戀者獲得平等成婚之法律權利絕對是憲法的底線。此外,Sachs進一步指出,為充分發揚人性尊嚴,南非憲法要求的平權是積極的平權,亦即讓原本遭受排擠的群體被接納而得以平等地受益,而非透過取消所有的好處,讓所有人同樣的貧乏。

蔡瑞月舞蹈社
12/13(五) 14:00-16:00 第四場
主題:轉型正義與民主的和解
主持人:黃文雄(台灣人權促進會前會長)
與談人:

  • 吳叡人(中研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 吳豪人(輔仁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活動詳情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主導南非的轉型正義任務。其最為人所聞知的特色,是允許加害者藉由自白、完整交代自己過去的罪行,來換取刑事與民事責任的免除。Albie Sachs對於此一作法表示贊同,他認為真相得到揭露至關重要。原因在於,威權時期的軍警特務行事詭祕,許多真相難以透過客觀的證據或知悉內情的證人來拼湊發掘。據此,若轉型正義的主事者追究過去罪行時,仍採用一般刑事犯罪偵查的手法為之,許多真相恐怕將永無大白之日,被害人和他們的家屬對真相的渴望以及心中的悲憤將無法得到緩解,而加害人固然得以逍遙法外,但其身後的不堪秘密也很可能使其往後難以再積極、自在地參與在民主南非的新生活中。Sachs進而說明,真相的揭露不單單是提供眾人一樁新資訊而已,它更企圖讓眾人理解、認同(acknowledgement)這些事件所帶有的情感和社會深意。詳言之,真相的揭露要讓社會大眾理解受害者們的傷痛並感同身受;讓加害者得以透過在公眾之前認罪、尋求寬恕,對受害者的傷痛產生理解並表達歉意。此外,透過對過去經驗的認識、理解,全體社會進而凝聚不再重蹈覆轍的集體心志。

最後,Sachs也談到,就「和解」最直接的意義來說,真和會的成效其實有限。很多受害人在聽取真相後,仍無法諒解加害人並依然感到痛苦、憤怒;許多加害人在道歉時,也明顯缺乏感情、誠意。然而,真和會的整個過程,卻也替民主化的南非創造一項寶貴的集體經驗,以及南非長久以來第一個全體社群共有的歷史敘事,這是團結一個社群所不可或缺的要素。

集思台大會議中心
蘇格拉底廳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