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政府-視覺化的中央政府總預算

g0v.tw的努力,對於(應該是)102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進行視覺化工程,讓一般人可以用更簡單方式理解預算的支出比例,以及換算單位等等的,在主管機關中也可以見到各主管機關的預算分配比例。很棒的資訊呈現!

關於臨時政府的成果(按此觀賞!)至於主計處發佈的預算書(可以按此瀏覽!)。可以相互比較一下。但是,必須要提醒的是臨時政府所做是讓理解預算分配的門檻降低,以及建立起一個大的分配餅圖,如何針對預算分配以及應該進行何種分配等問題仍需有賴規範性與分析性的理論的貢獻!此外,我個人認為,會看(或是理解)預算書是法律人其實必備的一個基本條件,特別是當許多法律人投入到立法政策的研擬或是分析之中,更是一個重要的基本能力。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on “臨時政府-視覺化的中央政府總預算”

  1. 路人~ says:

    是「零時」政府喔。

    台灣法律人不被教育成做政策研究(除非當學者),進行政部門或立法部門的法律系畢業生,通常是二流的法律人。一流的法學者都進司法部門當法官或當律師,透過釋義學解決二流人造成的麻煩,怎麼想都覺得荒謬諷刺好笑。

    • Marx Chen says:

      您好:

      謝謝指正,下一次我會修正的。為了讓您的評論具有脈絡,這ㄧ次標題請允許我不修正。

      至於您後來提到的很多議題,例如法學教育與釋義學部分等等,但我不太傾向將法學教育與釋義學的功能在一開始先合在一起談。因為,釋義學是一個對於實務運作的穩定的知識體系,關鍵在於他是不是具有可以向外連結的可能,換言之就是開放性何在。至於法學教育部分,我想也有許多前輩在討論了,但我相信台灣法學教育是需要再進行某些更深刻的檢視,但我仍沒有太多具體想法。

      最後,我不贊同所謂「二流人造成的麻煩」這個看法,我猜這僅是您打字過快的筆誤。糾紛解決是法律體系的一個特色,不管喜不喜歡,法律制度對於定分止爭的確扮演一定的角色。至於糾紛是不是「二流人」所造成的或許不是個關鍵。因為即便是所謂一流人也會需要透過法律解決糾紛的時候,更何況二流人這個詞彙不太具有清晰的內涵,反可能容易造成誤解。

      祝 順心

      Marx

      • 路人 says:

        其實還是可以修改,下面的評論跟上面的錯字沒有關係,我主要的評論內容是針對內文,也只是一時感慨。也就是我認同格主在文中提到的法律人應該讀懂預算的看法。

        「二流論述」的確是我的失言,在這邊跟被指涉到的對象道歉。對不起。這部分是我太過憤世嫉俗且一時激動了。而且用詞也的確相當不妥。也向格主道歉,自己有點唐突。

        針對回復中的第二段,我同意您的看法,但我認為向外連結(我的理解是類似法實證主義辯論中是否安置道德,在此有點類似地轉換成安置法律政策)政策是有點狡猾的回應。(沒有惡意,只是暫時想不到更好的措辭),有點狡猾的點在於實務運作與主流學者的著作中,兩者是沒有連結的。所以我認為除非重新定位釋義學的角色,否則認為釋義學中能開放連結政策觀點似乎避重就輕。

        針對第三點回復,一二流前面已經道歉,此處暫且不表。也請容許讓我在此試著把論述變得更加完整充分。首先,我此處的紛爭有兩種可能
        1.因為立法不當、行政管制不佳,使得誘因、資源配置不佳所導致的紛爭
        ( 不限於行政訴訟,也有可能是民事,具體的例子如
        a.都更是鄰居反目成仇相互興訟、
        b.卡債不管制銀行的貸款利率,使得銀行充滿呆帳,借款者家破人亡,雙方透過訴訟確定債權c.智財可能過度保護權利人,使其濫訴
        d.醫糾中,刑事能夠附帶民事訴訟)
        2.法律素養不夠,使得行政機關過度侵害人權(族繁不及備載,最簡單就是警察對社會運動者的種種濫權或者法務部對此做的許多荒謬含釋,譬如警察可以拒絕人民以錄影機對其蒐證,宣稱警察有隱私與肖像權)

        在這些案子中,糾紛的形成就很重要,我當然同意不是所有的糾紛都能透過行政管制解決,但如果司法的正當性是透過糾正行政立法的缺失,來證成自己的正當性,那會非常可惜。紛爭解決是司法制度的特性,但並不是以自身為目的的。以自身為目的,一來無法達到法正義,二來無法達到真正的法和平。更不用說想透過釋義學來解決立法論是如何的緣木求魚。請讓我舉具體例子作判別標準,卡債爆發當年,當年度的卡債訴訟(銀行告持卡者與持卡者申請破產更生清算)超過一整年其他所有案件的總和。這樣的紛爭形成原因怎能說不重要?

        至於人才說,拋棄一二流的用詞,請暫且容許我用沒有實證基礎的猜想作為論述基礎,如果假設現今主要的法務機關人士與立法院的法務助理法律能力上「平均而言」是比不過律師與司法官的(可能的幾個思考點1.薪資可以一定程度的反應能力2.當今的法務助理與多數公務員考不上律師(後者這一兩年可能不準,但在律師改制前應該是如此沒錯3.畢業學校))

        ,在這樣的基準點下,也假設法律專業素養較高的不會對法律做出侵害人權的解釋的話,那麼我上述的說法可以回應第二種紛爭的產生,而將法學教育或者釋義學納入政策考量的話,可以解決我第一種紛爭的產生。

        胡亂打許多論述,希望能把話講得更清楚,也希望沒有打擾版主。一二流人才之說我沒有惡意,希望版主諒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