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ATH PENALTY IN 2013: YEAR END REPORT(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對於美國2013年死刑的年度報告)

美國的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發佈了2013年的年度報告,為美國的死刑制度提供了一個年度的回顧(按此閱讀)!以下摘錄幾個重點:

  1. 美國在2013年中,執行了39個死刑。自1994年以來,第二次執行數低於40以下。
  2. 2013年,有80個死刑宣判,相較於去年增加了一點。
  3. 在蓋洛普民調中,支持死刑的比例跌落到60%,是過去40年最低的支持率。
  4. 而有40%的美國人不相信,死刑的整個執行過程是公正的。(這句是用administered當動詞,所指的可能是泛指整個死刑制度的運作過程)
  5. 有趣的是,即便今年發生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依照Boston Globe的民調,波士頓市民,有57%支持對於嫌疑犯做出,不可假釋的終身監禁。而僅有30%支持如果定罪的話,判他死刑!
  6. 另外很重要的是,因為歐洲反對將死刑注射藥物出口到美國,所以有許多州因為藥物問題無法執行死刑,他們本身也沒有對於藥物注射的協定(protocol)達成共識,因此暫停執行,例如加州,北卡羅萊,阿肯薩斯以及馬里蘭(今年已經廢除死刑了)。

對於死刑制度的正當性與否,制度設計正確與否或是基本價值的歧義,我想存在於台灣社會的許多地方。然而,關鍵之一或許不是在於價值立場的表明,而是我們有何種理由相信自己的立場。涉及到基本情感的議題往往需要更複雜的後設理論來做一些釐清,這個過程是我們社會得以成熟的一個必經過程。至少我認為是這樣。DPIC的年度報告或許可以讓我們對於美國的死刑制度提供一個觀點,而我想死刑之存廢與誤判是無法分開的,誤判與司法制度的結構性問題(例如結構性偏見以及霸權結構)是無法切割的,以誤判作為司法系統的個案偏差作為死刑與誤判脫鉤的理由之一忽視了死刑作為一種處罰制度本身內嵌在司法運作之中,而誤判也是司法體系運作的結果。僅以單純的司法人員的素質,證據檢視的粗糙是無法揭露轉型社會中司法體系的基礎問題:司法實務人員的訓練養成與規訓發展。這當然需要更多理論分析與陳述,但提供給大家做參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