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Scott Shapiro的Legality(3)-Legality一書的基本架構

關於前兩篇部分書評(在此,以及在此),這算是第三個主題,算是對於本架構的說明。Legality一書大概有兩個很有趣的重點:1. Shapiro很認真地將Dworkin的早期與中期的批判進行討論與回應。2. Legality對於法律推理的重視。如果計劃理論在Legality第7章時已經大抵完備,那麼從第8章開始或許可以成為計劃理論對於法律推理的啓發,內容很有意思!以下是書評草稿,尚未成熟或完備,歡迎討論,但請勿引用。謝謝。 我想這一系列的書評應該會告一段落,更成熟文字正在醞釀中,希望這幾篇短短的介紹(如果它有資格如此被稱呼的話)可以成為一個理解的墊腳石。然而,當墊腳石的任務完成後,登上圍牆時,我認為它就可以被揚棄了。因為,仍舊踩在墊腳石是看不見美麗風景的全貌!

Legality是於2011年由Harvard University所出版,全書分為14章,若從各章所探討的目的作為分類約可以區分為四個主題:1. 分析方法的說明與檢討過去的兩個重要法實證理論軸線。(第一章到第四章)2. 計畫理論的基本說明以及論證為何法律是一種計劃,或更精確地說是一種社會計劃(social plan)。(第五章到第七章)3. 奠基在計劃理論上,Shapiro提出信任(trust)與不信任(distrust)的經濟學分析將分析法理學的理論運用在對於法律推理的說明之上。(第八章)4. 對於Ronald Dworkin提出了理論性爭議(theoretical disagreements)提出回應與說明 ,並且說明計劃理論對於美國司法實踐描述的可運用之處。(第九章到第十三章)

佔據Legality核心的大概是對於Ronald Dworkin中後期理論的回應了,這可以從Shapiro從建構完法律的計劃理論之後,可能有將近三分之一的篇幅在回應Dworkin的諸多批評,例如第9章的「疑難案件」(Hard Cases),第10章的「理論爭議」(Theoretical Disagreements),第11章的「德沃金與不信任」(Dworkin and Distrust),第12章的「信任的經濟」(The Economy of Trust),甚或到了第13章的「計劃的解釋」(The Interpretation of Plans)最後也回應了Dworkin所提出的批判。可以這麼說,要理解Shapiro的理論,一個前理解是理解Ronald Dworkin的理論。至於什麼是「Dworkin的理論」可能就不是這一篇短評可以乘載的重量了!

從法理學學習者的角度來看,本書的1到4章算是對於當代法實證主義對於「法律是什麼」的大補帖。Scott Shapiro深入淺出地介紹本書的方法論,以及分析哲學研究對象的兩種提問方式:1. 同一性問題(The Identity Question)。2. 蘊含問題(The Implication Question)。站在分析法理學陣營之中,Shapiro的說明或許讓人有以下誤解:「分析法理學的研究與法律實踐有著根本差異。換言之,強調概念分析的(conceptual analysis)的分析法理學對於法律實踐的參與者沒有直接關係,或許概念分析可以讓思維與語言行動更為清楚,但對於以實踐為導向的參與者似乎沒有直接影響。實踐者可以不需要理解分析法理學到底在做什麼,而可以直接用法這個概念來進行他的言說行動。因此,「法是什麼」的討論沒有任何實踐重要性(practical significance)。」但是,Shapiro在本書所主張的正好這些對於分析法理學的批評相反,他認為對於法律概念的釐清對於法律實踐活動有重要的意義,在特定案件對於系爭個案所使用的法律是什麼的回答必須依賴於對於「法是什麼」問題的普遍性回答。Legality這本書的後半部或許就是他對於分析法理學對於法律實踐活動貢獻的具體呈現。

在介紹完Legality的法理學方法論以及法實證主義主張的基本命題之後(1到4章),第5章開始Shapiro開始架構出他的法理論構想提出基礎理論說明:計劃理論,說明計劃如何協助我們理性行動,或者更精確地說是作為理性行動者,計劃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之一,因此透過計劃我們得以協調與他人間的行動,並且達成我們或是群體的共同目的。而第6章,他從行動者角度出發思考,說明當行動者間的互動越來越複雜,我們需要更細緻化的內容來指引行動,而法律體系就是一種計劃來解決合法性狀況(the circumstance of legality)下所面對的問題。這是一個關鍵的理論切入,因為Shapiro認為當一個社群擴張到某個程度後,它會面臨到無法透過即時性的秩序所處理的困難,例如成員對於指令的認識程度不一,爭端如何決定的爭執,以及重要道德爭議之解決方式爭議不休時,合法性狀況就出現了。而當人們認識到社會成員達到一個程度的規模時,會出現上述問題時,我們對於法律制度的認識便有了一個嶄新的觸角:法律制度就是一種社會計劃的制度,而它們的根本目的在於,當合法性狀況出現時,彌補其他種類社會計劃所產生的缺陷。在此,計劃理論與法律制度的目的以及功能銜接上討論,而由於Shapiro在第5章已經對於計劃理論進行說明,第6章後半段他便開始說明在計劃理論的前提下,法律制度的功能是什麼以及對於社會事實命題的辯護。

第7章則是從法律就是一種計劃的想法出發,探討法律行動(在我看來這是Shapiro很有意思的關注點,不以傳統法本體論為主,而依舊關注在行動層面)的意義,因此他針對法的計劃理論提出幾個命題:1. 計劃命題(Planning Thesis),認為法律行動就是一種社會計劃的行動。2. 共享行動命題(Shared Agency Thesis),認為法律行動是一種共享行動(shared activity)。3. 道德目的命題(Moral Aim Thesis),認為法律行動的基本目的在於補償因為合法性情況中出現的道德缺陷(moral deficiencies)。這三個命題基本上爭議都不小,特別是第三個命題與法實證主義的社會事實命題似乎有所抵觸,而Shapiro則在書中依序討論。第三個命題我想不僅僅是非法實證主義會批判,即使是法實證主義者也會進行批評(事實上也是這樣,但這較屬於review部分,在此我們先略過)。

從第8章之後,Shapiro開始轉到一個偏向方法論爭議的脈絡,探討法律推理與司法裁判決定的美國法爭論。在此我們先略過。但是這一部分的討論在我看來是很精彩,雖然第7章對於法理學熟悉的人而言是過於單調,但是若再把8,9,10等三章合起來看,第8章僅是一個過橋片段,Shapiro想要討論的是對於Dworkin早期與中期對於法實證主義的批判:疑難案件與理論性爭議。至於Shapiro的捍衛成不成功,則有待討論(我是抱持著較為懷疑的看法),但是至少這是Shapiro蠻全面的反擊。

至於最後的幾章(11,12,13,14章)我蠻推薦閱讀的。理由不僅僅是法理學上而已,而是可以見到Shapiro建構出自己的司法解釋方法論的基本構想,他稱之為信任的經濟學。雖然美國的一般法律解釋理論不是主流,通常都是個別的,但是Shapiro的確是企圖在既有的法律解釋爭議的理論立場中找一個自己理論的定位,非常有趣。我個人很推薦這一個部分的嘗試。

Shapiro的理論是否法理學上成功駁倒反法實證主義的批判,或是捍衛了自己的剛性法實證主義的立場或許仍有許多爭論,但是Legality這本書的確為法哲學的討論引入了許多資源,納入了新的哲學思考視野。此外,我認為後半部的對於美國解釋方法論部分是很值得一看的(但前提是建立在對於他的理論理解上),雖然Shapiro的理論應用性仍未明顯,但的確有一些憲法學者開始納入Shapiro的理論觀點,思索憲法解釋方法論以及憲法本體論(如果可以這麼稱呼的話)的一些議題。最後這本法理學著作,仍是一句話作結尾:推薦給大家,歡迎閱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