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cy Leong on The Harm of Stays in Same-Sex Litigation(Nancy Leong論同性婚姻爭訟中Stay命令的傷害)

Nancy Leong在她自己部落格中發表了一篇對於美國最高法院在處理猶他州的禁止同性婚姻法律所採取之手段的文章(按此閱讀!)。但是,這個文章的主題不在於實質探討同性婚姻的合憲性,而是在於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應猶他州政府的請求,核發stay的命令(我真是不知道stay要如何翻譯為中文,訴訟法不好,請見諒,若有更好地說明,請提供!)基本上,stay是當事人一方在訴訟進行中針對法院裁判請求「禁止生效」的一種聲請。

猶他州地案件的簡單過程是,Kitchen v. Herbert一案中,美國聯邦地區法院認為猶他州的禁止同性婚姻法律是違憲,因此無效。然而,猶他州政府一直尋求禁止法院判決「生效」的聲請,但被美國聯邦第十上訴巡迴法院所拒絕。因此,猶他州向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提起stay的聲請。法院在2014年1月6日許可,因此猶他州的同性婚姻呈現懸而未決狀態,因為當2013年12月20日聯邦巡迴法院宣告猶他州禁止同性婚姻法律失效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2014年1月6日許可stay命令,共有1300對左右的同性伴侶在猶他州取得結婚許可(沒錯,需要先取得結婚許可,然後才可以舉辦結婚儀式…雖然我猜多數結婚許可的發放是形式主義)。

為了解決這個情形,美國聯邦法院命令猶他州政府承認在2013年12月20日到2014年1月6日間所舉辦的同性婚姻,換言之是合法正式結婚,避免因為法律不確定性造成許多人的傷害。然而,Nancy Leong這篇文章中的主角:Arron與Nik,因為是1月6日取得結婚許可,尚未舉辦婚姻儀式,所以他們的法律身份被懸置了。這大抵上是Nancy Leong這篇的背景,文字雖然很多,但非常吸引人閱讀。讓我們看到在同性婚姻爭訟中的另外一個深切的課題。推薦閱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