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推薦:買來的政權-台灣選舉文化觀察

10689595_737755152980114_1628538696964620103_n

This is a recent book discussing the culture of vote buying in Taiwan. As Taiwan’s election comes, I believe this book can provide a more comprehensive perspective on Taiwan’s election. And Thanks for Prof. Huang‘s permission to circulate his comment. His comment provides some ideas about vote buying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aw and economics. The reference he attached in his comment is Prof. Wang’s English article illustrating the relevant issues. Don’t miss Prof. Wang’s article if interested in how vote buying works in Taiwan.

這是一本對於台灣買票文化的觀察與整理,很有意思!基本上可以見到對於買票文化的說明,書很小本,但是內容可以提供很多層面的思考!推薦給大家!

中研院黃丞儀教授以此書為基底,探討了對於買票的看法,非常有價值,以下一併轉載。(感謝黃丞儀教授的同意轉載!)此外,文中所提的王金壽教授的文章,本部落格一併以聯結方式提供,歡迎大家瀏覽

黃丞儀教授的短評:

收到一本有趣的書,馬上翻完。其中有幾段話令人印象特別深刻:
「即使到了解嚴後一九九○年代初期全面改選,國民黨立委林明義也坦言,『現在國民黨越來越偏離民意,選舉不買票根本不行。』」
「2013年12月12日,國民黨中常會上,馬英九在主席位上聽黨務主管報告,國民黨因黨籍候選人賄選而被法院判刑定讞,遭連坐罰款高達四千五百多萬元,黨中央編列預備金三千萬都不夠繳法院罰款。」

「買票」(vote buying)在法律經濟學的討論裡面,只是選民表現個人政治偏好的一種方式。當其他條件一致時,選民願意以某一價格交換他的投票對象,就顯示了該投票對象對於這位選民的效用(utility)多寡。如果他對於投哪一個人都無所謂,可能新台幣500元就成交了。如果他很想要投KP,500不賣,5000不賣,但出價到5萬,就成交,顯示KP在他心中的效用換算成貨幣單位就是5萬。如果有人連50億都不賣,可以顯示(支持)KP對他的效用,已經近乎無限大。從這個角度來看,買票充其量只是將每個人心中對於政治候選人的偏好,以經濟價值表現出來而已。

不過問題就在於,上述情形是一個完全競爭市場的假設。在現實世界裡面,當政黨的財力相差懸殊時,市場結構是扭曲的,買票只會有利於財力雄厚的政黨。另外,現實世界中,不會有無限向上喊價的買票,再怎麼樣財力雄厚,一票5000就已經到達頂點了,超過5000的偏好無法被反應出來。另外,買票也不可能作到社會全體一起競價,他通常是透過非常隱諱的方式,針對特定階層或屬性的人群來進行,所以不會反應出整體的理性選擇結果。(即便在地方選舉,也不可能由所有候選人針對所有鄉民進行『買票』。)因此,理論上的討論,在現實當中幾乎是不存在的。

但是,買票究竟是不是一件壞事?他破壞了、扭曲了什麼?為什麼要禁止買票?

選舉是一種選擇。選擇,通常是建立在比較之上。每一個候選人可能有不同的屬性和主張,例如:A候選人是45歲男性、企業第二代、個人資產上百億、碩士學歷、主張簽署服貿貨貿、主張提高生育補助、興建大巨蛋等等。B候選人是20歲女性、環保團體代表、個人資產二十萬、博士學歷、反對簽署服貿貨貿、主張提高生育補助、反對興建大巨蛋。

在選舉的過程中,這些候選人特質和政見主張都需要經過比較和權衡。如果直接允許買票的話,只需要問一個問題就好:「你出多少錢?」換句話說,我們期待民主社會可以促進對話和討論的功能,就消失了。(同樣的情形也在於「藍綠」標籤,如果只要問:「你是藍的還是綠的?」其實也會導致民主的功能也急速萎縮。)

不過,我們都知道選民不可能花那麼多時間去比較和研究候選人的各種特質及政見。選舉會導致極度化約的選擇,也是人類的一種理性行為。如果說買票因為「造成選舉過程被極度化約」就要被法律禁止,那是不是也要立法禁止其他的「極度化約」?(例如不可以只談藍綠?不可以只談性別?不可以只談階級?)

和其他的「化約」行為不一樣,買票是有一方提出價金,另一方接受,也就是說有「對價關係」存在。藍綠、性別或階級,沒有對價關係,要不要接受,接受之後可不可以改變,都是可能的。但是買票有對價關係,接受之後,將產生是否履行的「債務」關係。當然,我們都知道,拿了買票的錢,也可以不投。不過這就是對於買票者的「懲罰」,是買票行為的「風險」,對買票者而言,一開始就要將這種風險納入計算。就整體而言,買票者如果願意買票,就已經認為這樣的風險是可以承受的,他可以透過各種方式來確保「債務」履行。所以,回到一般的狀況,如果買票的債務履行是可以期待的(socially enforceable),這時候就產生了比較強烈的支配-服從關係。

雖然藍綠、性別或階級,也可能有簡化的效果,但他們不會有強烈的支配-服從關係。民主制度底下的選舉,最基本的假設是每個人是自由的,可以自由選擇。買票其實是把這種自由剝奪掉。剝奪自由的最典型例子,就是拿著槍叫你投誰你就得投誰。我們不會說這種選舉是民主的。當財團或政黨拿出錢來買票,雖然不是拿槍,但卻也創造了這種支配服從關係。(再一次,總是可以強調:你永遠可以不投給買票的人。但如果這種狀況真的成立,其實不會有買票行為。買票之所以還是會出現,就表示這種狀況發生的機率是在買票人的可忍受範圍內。換言之,買票還是會成功。支配關係的確存在。)
你可以說,天底下哪裡沒有支配關係?爸媽對小孩也有支配關係,女朋友對男朋友也有支配關係,老師對學生也有支配關係,拿人錢財就要履行債務,這是天經地義,有什麼不對?不然你就不要拿。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受那個500或5000元呀。有選擇,就有自由。

這聽起來很有道理。你永遠可以選擇拒絕接受買票。但實際上,這種說法就跟前面提到的經濟學假設一樣,只存在理論上。在現實環境中,買票的人,不會對每一個人進行買票,都是經過挑選的。這種挑選,往往是針對支配服從關係比較容易產生的對象,比如條仔腳要針對自己信得過的鄉民。而且不會是一次性的,一定是反覆實施的。在這種結構底下,人是不是有絕對的自由,其實是值得懷疑的。而買票就是去創造出那樣的結構,讓支配關係可以穩定運作下去。

對我來說,如果可以開放全面性的、沒有金額上限的競價市場,而且所有競爭者都有相同的財力,那「買票」或許可以創造另一種理性選擇的結果。(在那種狀況下,未必是以新台幣計價,可以是「天幣」,或是電子錢。這也是某種選舉預測模型的進行方式。)但是,現實中不存在這種狀況,而且買票「叛逃」的機率甚低,我們就可以推論出買票製造出來的是一種過度簡化的選擇,讓財富累積較多的一方可以破壞自由選擇的架構,產生支配關係,透過選舉結果,反覆地壟斷民主社會裡面的權力。
周馥儀和林明樺合寫的《買來的政權》這本書,可以讓我們去思考更多關於民主、財富和權力的問題。(全書207頁,第122頁以下是參考資料、賄選新聞簡報和賄選人員名冊。)

另外推薦Elections for Sale: The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of Vote Buying這本書,裡面探討了許多有關買票的理論問題和各國的狀況,包括王金壽教授關於台灣選舉買票的深入分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