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運動起訴資料初步整理

我嘗試將地檢署的起訴新聞稿內的資訊給整理了一下,如同下面的Excel表格,雖然尚不足以論題化,但或許會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

首先是在這個資料來源,目前我僅從新聞稿將資料規整,也因此許多詳細的內容尚不知道。例如,在理由部分,新聞稿內僅有提及林飛帆的「衝撞警察」,其餘的呢其實沒有提到太多理由的資料。僅有起訴與否,罪名以及適用法條等等。也因此,這份資訊是非常不充足的,至多是一個開端而已。此外,我沒有列出不起訴的部分。

我想罪名是重要的。法律上判斷系爭行為是否符合特定刑法上之規定,往往是透過法條內的構成要件而進行的,而罪名之所以重要,不僅在於構成要件是什麼,也在於檢察機關對於特定社會事實的行動的道德評價之判斷。如果從法益的角度來看,也可以見到檢察機關對於法益保障的一些判斷。此外,我多加了有期徒刑的法定刑,這或許可以做個行為之法律評價輕重的標準之一。

幾個資料上的簡單整理:

1. 從起訴用的法典來看,只有兩個:刑法與集遊法。

2. 起訴之法定刑上面,依序為

  • 刑法第138條的「毀損職務上掌管物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2人次)。
  • 刑法第135條第1項的「強暴脅迫妨礙公務」,三年以下有期徒刑(14人次)。
  • 刑法第153條第一款的「煽惑他人犯罪」、集遊法第29條「命解散而不解散」以及30條的「集遊時侮辱公署」,皆為兩年以下有期徒刑(共22人次)。
  • 刑法第306條的「無故侵入他人建築物」、刑法第136條後段的「聚眾妨礙公務下手實施強暴脅迫者」皆為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共96人次)
  • 在起訴罪名中,最輕的是刑法第140條第1項的「侮辱公務員」以及同條第2項的「侮辱公署」,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共9人次)

3. 在起訴人次上,從起訴區分的事件來看,基本上檢察官將318運動的法律責任區分為三塊:佔領立法院部分、323的行政院事件、411路過中正一分局。而在佔領立法院部分,可以區分為三個細部事件:佔領立法院部分、對於院內勤務警之法律責任、中山南路的衝突。為什麼要這樣區分事件呢?如果我們搭配著起訴之法定刑來看,可以見到檢察體系在323的行政院事件中力道最重(5年以下有期徒刑的2人次,3年以下也佔了7人次),其次是院內勤務警(3年以下的強暴妨礙公務就佔了3人次)。換言之,這兩個事件的起訴法定刑最重以及次重的起訴人次總共是:12人次,佔這兩罪總人次的7成5。

請容許我持續修正此份資料,因為一來我僅依賴新聞稿,所以可能很多資訊必須再次修正。其次,我將個人化資訊省略。最後,如果從整個參與者角度思考這次起訴,正面迎戰檢察官的起訴論證以及所謂的「犯罪事實」是需要的。不可否認的是運動者對於運動目標的政治道德主張是一個關鍵點,而這個道德主張往往是透過法權體制對其苛刻對待而被對比出來。從更規範性的角度來看,在公民不服從的脈絡中,不論是「接受懲罰」或是「接受可能懲罰的風險」皆具有一個很重要的倫理價值在裡面,那就是良知要素,其核心在於行動者的主觀信念是「非逃避性的」,具體展現之一就是在法律論證上正面迎戰。

我認為較為實質的議題是檢察官的起訴理由以及其正當化的基礎何在?這必須檢視起訴書才有辦法討論。探討這個議題不在於檢察官不能起訴,而是在於檢察官起訴行動背後的規範性理由何在?這當然是一個複雜的議題,但是在我看來是318運動目前為止在討論上仍屬欠缺的一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