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資訊-「憲法學的新視野(二) : 憲法科際整合研究的理論與實踐」

 

張嘉尹老師的憲法學著作的第二本己經出版了: 「憲法學的新視野(二) : 憲法科際整合研究的理論與實踐」。張老師是台灣對於憲法解釋方法論的第一人選,對於憲法解釋與法學方法論有很多精闢的見解,對於憲法解釋、憲法理論和方法論有興趣的人,千萬不能錯過。強烈推薦! 以下轉載簡介:

本書是憲法學新視野系列論文集的第二本,收錄的論文前三篇屬於方法論的研究,後四篇則分別為社會理論、族群研究、歷史論述等等取向的論文,各篇論文在研究議題與研究方向上雖有分歧,然而其背後有一個共同的關懷:為台灣憲法學研究找到一個活水源頭。「法的科際整合研究」(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 in law)這個不精確的中文名詞,標示著學術界對於學科分殊化的反省與質疑,以及再度找回失落整體的努力,然而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只意味著「跨」學科研究,而不是學科之間發生了任何意義的「整合」。傳統法學的自主性可能是一個幻覺,或至少是一個欠缺自我反思的明證,因為無論在理論基礎、相關社會事實確定或是相關其他專業領域知識方面,法學或法釋義學均有賴於其他學科的奧援。為法學提供更多元的視野,是突破傳統法學困境的有用方法,在學科分工已蔚為主流的學術環境裡,跨學科研究是辛苦與不討好的,但是如果本論文集的論述已經提出正確的問題,正確的答案就在不遠之處。

此外,關於本系列的第一冊部分,轉載資訊在此

非常感謝張老師同意提供自序的電子檔,並於本部落格與大家分享我實在很想摘錄,但是我想這篇自序是一個無法分離的知性產物。在看了幾次之後,整篇轉載是最適當的作法。以下轉貼全文與大家分享(電子檔在此:張嘉尹-憲法學的新視野二-自序),本部落格僅作格式上調整。

憲法學的新視野(二)自序:憲法的科際整合研究

張嘉尹

        本書是憲法學新視野系列論文集的第二本,收錄的論文前三篇屬於方法論的研究,後四篇則分別為社會理論、族群研究、歷史論述等等取向的論文,各篇論文在研究議題與研究方向上雖然有所分歧,但是在表面差異的背後卻有一個共同的關懷,那就是為台灣憲法學找到一個活水源頭,這個企圖心已經展現在前一本論文集《憲法學的新視野(一)》的各篇論文上,尤其是方法論上的反思,從憲法學基本概念的作用、基本權的功能與理論層面的必然性、結果考量的深層結構,到部門憲法研究取向與憲法學繼受的方法與界限,透過這些方法論的反省想要表達的是,憲法的解釋與適用以及作為其成果的憲法釋義學,沒有表面上所想像的純粹與自主,法律邏輯與法律論理固然是箇中重點,但是無論學術的還是實務的憲法論述,往往受到所處社會環境以及主導的理念價值所影響,如果欠缺對於自身活動反省的憲法學,不但很容易重蹈覆轍的陷入「繼受法學」的輪迴之中而不自知,也很容易以武斷而缺乏論理的方式「本土化」,更容易自我滿足於學科自主性的幻覺之中而繼續封閉下去。

        除了方法論上的反思之外,在這個方向上同樣需要的是跨學科取向的研究,否則方法論上的倡議即成空話。「法律的科際整合研究」(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 in law)這個不精確的中文翻譯,標示著學術界對於學科分殊化的反省與質疑,以及嘗試再度找回失落整體的努力,但是在學科分殊化已經屬於常態並已制度化的學術界,「科際整合」研究因為難以歸類而妾身不明,因為妾身不明而遭質疑更屬常態,其命運多舛有以致之。「科際整合」研究的這個困局具有普遍性,法律的「科際整合」研究亦常常招到難以歸類與定位不明的命運。即使是該名詞的中文翻譯,也充滿著誤解,翻譯成「科際整合」似乎暗示著不同的學科之間有「整合」的可能性,這個暗示應該會誤導研究者的目光,因為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只意味著「跨」學科研究,而不是學科之間發生了任何意義的「整合」(integration)。這種跨學科的關係,在本學科研究者採取其他學科研究取徑進行研究時,並沒有真正的改變,例如當法學者採取歷史學、社會學、人類學的研究取徑或是所謂的實證研究方法(經驗研究方法),探究法領域的各種事實或制度時,建構出的法史學、法社會學、法人類學知識或法實證研究結果,並進而建立法史學、法社會學或法人類學時,這些法學內部的跨分科研究(intra-disciplinary studies of law),與傳統法學或典範法學之間的關係,只不過是複製了法律跨學科研究與法學之間的關係而已。比較容易造成混淆的是,因為都是由法學者所進行的研究,都是屬於制度性的法學機構所做的研究,都在制度性的法學教育機構裡從事教學,因此此法學與彼法學在乍看之下,都從屬於法學,因而造成了某種屬於學科邏輯層面的混淆與表面困境。

        然而必須指出,傳統法學並非自足,傳統法學的自主性可能是一個幻覺,或至少是一個欠缺自我反思的明證,因為無論在理論基礎、相關社會事實確定或是相關其他專業領域知識方面,法學或法釋義學均有賴於其他學科的奧援。此外,昧於社會現實,無視於法律暨裁判的社會影響,很容易造就自我侷限的法律象牙塔與「恐龍法官」。為法學提供更多元的視野,乃是突破傳統法學困境的有用方法,凡此種種都說明了法律內部跨學科研究對於法學的助益。因此,要去說明與證成跨學科研究對於法學的必要性,就必須回到法學理解本身,尤其是法釋義學的知識性質與學科邏輯。

        在學科分工蔚為主流的學術環境裡,跨學科研究是辛苦與不討好的,但是學術之所以有意思,就在於艱困的挑戰與可能的成功。我不知道在這本論文集裡,我有沒有成功,但是如果我已經提出正確的問題,正確的答案就在不遠處。在本論文集的第二部分,所收錄的四篇論文標示著我曾經的努力,包含努力的寫與努力的回應審查意見,除了嘗試與那些認真閱讀論文並提供真知灼見的審查意見對話之外,也包含跟一些莫名其妙審查意見之間的相互批評。雖然跟論文內容沒有直接相關,請容我在自序中,對於台灣現行審查制度與實務提出一些看法。基本上,我覺得台灣的期刊論文審查早已走火入魔,這個表達雖然不精確但是卻很適切,澆熄熱情是目前期刊審查實務對於學術最大的傷害之一。相互尊重應當是今天台灣學術界最欠缺的專業倫理,在審查意見中常常看到的是去脈絡化的隨意指指點點,不但不尊重作者,而且讓作者必須很痛苦很花時間的去回應一些浪費時間的問題,創作的熱情就在這種往返中逐漸熄滅。對此,編輯委員會也有應負起的責任,他們應該發揮專業,保護作者免於審查意見的騷擾,這也是互相尊重的一環。這個問題的解決,比建立TSSCI或是變本加厲的創造一個新的期刊評比制度更重要。姑不論國家機關制定並施行這樣的制度,是否已經牴觸學術自由的基本權利保障,這類制度的建立標示著學術自由與學術自主的剝奪,因為它的落實與壯大,意味著學術人無法迴避它的干擾,甚至必須遵循它建立的法則,受到它的規訓。就我看來,雖然不是毫無優點,但是建立這些制度或是它的替代品,最大的效應就是鞏固各種學術權力,並有意無意地壓抑年輕的學術聲音,學術的創意來自於不夠成熟,也因此充滿各種可能性,現行的制度卻太沉重,以至於有可能讓學術的活水源頭枯竭。

        在自序的最後,我想感謝許多朋友的協助。首先,沒有五南出版公司前法律主編蔡惠芝小姐的獨到眼光與大力促成,這本論文集可能來要再過好一陣子才有機會出版。本書後期的校訂與編輯,有賴於五南法政編輯室的副總編輯劉靜芬小姐的催促與提醒。此外,我的學生們在本書的校對上提供許多幫助,協助一校的是黃惠鈺、彭詩涵、張瑋玲和李昱蓁,王姵涵則在二校與三校上貢獻了許多心力。感謝他們的投入,使我在百忙之中得以不致延誤本書的出版。

        最後,我想深深感謝的是台灣大學法律學院的顏厥安教授,當然不只是因為他在萬忙之中為我做序,而主要是他在1992年回國之後的著述不輟,為台灣法理學界帶來了新的氣象與新的風潮,修補了台灣法理學與世界法理學發展之間的幾十年斷層,並作育英才的影響了許多年輕人投入法理學研究。此外,他在2000年創立了台灣法理學會(當時尚未登記立案),不但為2000年之後台灣法理學的發展奠定了一個不可或缺的條件,並且為台灣的法理學同好建立了一個良好的互動環境,沒有這些條件與環境,我無法認識許多法理學同好,並結為至交,並在與他們的良性對話中發展我的想法。顏厥安教授對於我個人所帶來的學術典範作用與他在實際上的提攜,讓我無可忘懷與銘記在心!

張嘉尹

2015年8月20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