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e萬聖節事件的整理

幾個月前Yale的校園發生了一個涉及到言論自由的事件。由於並未持續追蹤,所以我沒有進行轉載。但是,事隔一陣子之後,或許是個時候將相關資訊轉載提供參考。

簡短背景說明:

在萬聖節之前,Yale校方寄了封信給學生,希望學生在裝扮萬聖節服裝以及佈置時,需要考量到文化的適當性等等。之後,Erika Christakis,是耶魯幼兒早期發展的講師,寫了一封信給學校,表示對於萬聖節的裝置以及服裝的建議,是個多面向的議題,涉及到文化、言論自由等等。她也從自身角度指出,學校可能造成一個結果是對於大學生透過官僚以及行政體系產生隱含的控制結果。(她的信件在此)在這封信之後呢,就有一群學生組織起來,發起了March of Resilience的運動,要求學校提供更友善與多元環境。(報導在此

上面是一個非常簡短的說明。但是,這個運動其中一條軸線是如此發展。有學生針對Erika Christakis以及其先生Nicolas Christakis發起主張,認為其應該要為言論負起責任,要求辭職或學校解雇他們。這就涉及到了言論自由的討論了。在此,針對這場運動以及學生主張,美國學界據我知道也是意見分歧。例如,Kate Mane與Jason Stanley在CHR撰文支持學生(按此瀏覽),認為學生這場運動被誤認為是攻擊言論自由,而非倡議制度改革等等。這樣的觀點呢,被Brian Leiter進行批判,認為Jason Satnley忽視了一個一個很關鍵的學生主張是,學生認為Erika 與Nicolas Christakis需要辭職的原因是,學生不同意他們兩人的言論,這是一種報復行為。Leiter甚至認為,完全無法理解Jaosn Stanley為何會如此說。(Leiter的討論在此)說實在話,這一個軸線的爭議到現在是蠻針鋒相對的,特別是Leiter認為,Stanley的論述接近誤導。甚至他用Robert Paul Wolff的指出Stanley的布爾喬雅意識形態(按此瀏覽)(然後,在臉書上Stanley把Leiter給解除朋友關係了……)。

我想,這一個討論很值得追蹤的原因是。如果不深入探究,一般局外人很難看出來,這裡面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例如一般認為March of Resilience的遊行是非常具有包含性的,學生主張似乎也都是正確的,可是Erika Christakis的信件其實並無冒犯之意,她也是依照她自身研究以及學術背景向提出她對於萬聖節的這種提醒信件的看法。她的先生甚至主動面對學生,然而結果是「被要求住嘴」。如果我們太早把耶魯校園這個事件,作為一個理由評論台灣的運動,那麼就太可惜了。因為我們僅是看到了可以用來支持我們意識形態的事件而已,沒有見到在美國校園內此類事件的背景與脈絡。在我閱讀的資料中,沒有見到「禮貌」成為討論重點,而是「言論自由如何作為大學可以提供知性資源的重要背景條件。最後,可能有人好奇,到底Erika 與Nicolas Christakis現在如何了?Erika Chriatakis離開了講師的職位,Nicolas Christakis則下學期休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