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an Leiter on Roosevelt, Reagan and the Sanders Moment

如果印象記得沒錯,本部落格應該鮮少針對美國具體的政治事件,但較少法學意涵的討論進行轉載(其中一個例外是關於川普的禁止穆斯林言論的轉載)。然而,我認為Leiter這一篇轉載是很值得閱讀的(按此瀏覽)。一方面,他說明了Bernie Sanders參選的意義,另一方面我認為這對我們理解美國總統的黨內初選或許有更多啟發。就前者而言,Leiter說明了,Sanders參選的意義在於他是認真地把「雷根共識」要帶上檯面,然後有機會的話要推翻雷根共識的內容(減稅、打壓工會、限制福利國家與削弱大政府想法等等)。在我看來,Leiter是用一種比較隱喻式方式說明,例如文中隱含著小羅斯福主政約38年,然後雷根主政20多年等觀點。而他卻也正確地看到這次Sanders參選的意義,把民主黨內對於偏向進步派的價值重新提出來,面對政府的腐敗等等。當然,我們永遠可以懷疑到底Sanders真的有能力這樣做嗎?這個問題,基本上也沒有可信賴的回答。

對於美國總統選舉,我往往是旁觀者角度,但是,從觀察Lawrence Lessig(沒錯就是那位Lassig)要爭取民主黨內提名的最最最初過程,到被搓掉的結果。我開始比較細部地閱讀這次美國總統初選的事件以及相關爭議等等。或許,我們可以期待的是,到底Sanders的參選會讓民主黨內激起何種漣漪與對立,並進一步來看這場目前是美國總統候選人的黨內競爭如何產生外部效應到美國社會!

至於Sanders的定位,在民主黨內的確是比較左傾。但是,其實也是有人為文討論到底Sanders算不算是社會主義者(經濟學人報導在此),基本上我認為要討論這個問題必須先大致上把政治意識形態的光譜做個基本說明,所以上下左右的標示會有更多意義。但是,無疑地Sanders主張吸引到知識份子的關注,例如Brian Leiter以及Robert Paul Wolff,甚至按照Lieter自己的說法,Sanders是他第一個捐錢的總統參選人。

回到我剛說的Leiter文章另一方面的啟發:美國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的意義。我對於這方面不熟悉,但隱隱約約感覺到兩黨政黨候選人初選機制的形成對於政黨候選人的公共政策論辯的形成有很大影響。愛荷華州的民主共和兩黨之黨內初選會的決策機制,不太一樣。共和黨就是投票、民主黨則採取另一種方式(紐約時報這一篇說得蠻清楚的,有中文版,但英文版比中文清楚,或是民主黨愛荷華州自己的網頁說明)。也或許是Sanders的現象讓希拉蕊必須認真面對的原因,希拉蕊甚至說出重話,要桑德斯明說到底財團的捐獻與他的立場有何關係。

這場總統初選,在民主黨內部的討論與競爭更為精采,究竟會由誰出線擔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一般都認為是希拉蕊)還有一番波折,然而有趣的就是這番波折在政治立場、政府角色、少裔族群保障、勞工角色與,高等教育的定位都掀起很大的漣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