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Stanley的公開致歉信

觀察這一場爭議算是有點久了,最後的結果是Jason Stanley的致歉,是有點令人意外。但是,或許可以提供我們許多在公共領域討論上的啟發。 以下介紹整個事件的發展脈絡:

  1. Jason Stanley是耶魯哲學系教授(我們曾經轉載對他新書的討論,按此瀏覽Yale的萬聖節事件、以及Stanley的新書與書評)。
  2. Richard Swinburne在今年的的基督教哲學家協會(The Society of Christian Philosopher)擔任一個論題的主講人,在演講中提到了對於同性行為的道德性批判(負面意義)(如果你要看批判Richard Swinburne的主張,Brian Leiter這一個轉載可以參考)。
  3. 之後Swinburne的言論引發了網路上的許多討論。在一則與友人的臉書討論上,Jason Stanley使用了髒話表達自己對於相關討論(在後來的公開信中,他說髒話不是針對Swinburne的,而是對於討論串回應的回應),開始引發了一些討論效應。(按此可以瀏覽,那些節錄反對Swinburne立場或言論的臉書截圖,請注意這是右派哲學家討論群)
  4. 事件一直延燒,包含了華盛頓時報自己的報導(按此瀏覽),以及耶魯的每日報等等。如果有興趣,google一下也可以見到右派媒體的許多評論。
  5. 最後,Jason Stanley發表了道歉信(真是道歉信),刊載在女性主義哲學家部落格中(按此閱讀)。

整個事件的過程大致上是如此進行的,引發爭議的脈絡是因為Stanley的耶魯哲學系教授的身份,然後網路上一堆網民開始嘲諷與攻擊耶魯哲學系。而Stanley在其公開信中也針對這一點進行說明。他的道歉信之所以值得閱讀的原因是,他清晰地指出髒話po文的討論是被去除掉了脈絡,因為他不是針對Richard Swinburne的立場,而是針對一篇討論串評論的回應。當時脈絡中,參與討論的是「Swinburne的內容讓同志哲學家想起被歧視的諸多過程」等等。也因此,他因為將Richard Swinburne牽扯進來感到歉意,因為Jason的討論根本不是以Swinburne為重點。此外,他也表達了自己與基督教哲學家相異的立場的地方等等。

Stanley的道歉信似乎是一個真正的道歉信,其所道歉的對象以及所捍衛的立場也非常清楚。反觀台灣之前的例子,對於道歉信的真正對象以及原因,似乎不太重視。輔大心理系的事件給我們一個很大的警惕:我們必須認真對待道歉的對象以及原因,不能一概有道歉信就自動站在被道歉者的位置。

Addendum: 12/10/2016

有同學問起這篇轉載最後一段話,不清楚這段話所要表達的意義,特別是「被道歉者」的位置。我想表達的很簡單,輔心事件的受害人的公開道歉信其脈絡、對於致歉的對象以及原因是很清楚的,被害人所道歉的原因是「社會輿論所形成的吃案說法」。她的道歉事由是清楚的:是針對社會輿論所形成的吃案說法,而不是因為誣陷夏林清。當事人是如此說明的:

「我要跟夏老師說對不起,我在跟老師談話的過程裡,確實很受傷,但夏老師沒有吃案,過程裡的社會輿論效應所形成的吃案說法,夏老師為此受到的諸多指控,並非我的本意,但仍傷害了夏老師,我要跟夏老師說對不起,我已於教育部的調查裡做了澄清。希望社會可以停止對夏老師不公正的評價與攻擊,所有的錯誤都是我造成的。」

我實在不理解,如此的文字是可以被如何的解讀為:受害人因為污衊或不實指控夏林清而道歉!這種解讀不是故意在眼睛蒙上一塊布,就是讀的是另一封不知從何而來的道歉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