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非常有意思的契約法討論:promissory fraud

Ian Ayres跟Greg Klass在Balkinization中發表了一篇討論,討論美國契約法上會存在的promissory fraud的例子(按此瀏覽)。這一則討論其實很有意義,或許會提供給我們自身一些參考。很推薦給大家!!

討論起源自另一位教授(Dan Subotnik)發表了他與某個法學期刊編輯學生的e-mail往來過程(按此瀏覽,這一篇文章SSRN上面也找得到,但這也是一篇Law Review的文章,真有意思)。脈絡說明:

Subotnik跟法學期刊編輯的學生書信往來的簡略說明是:Subotnik將自己一篇文章投給某個法學期刊,約一個月沒有回音,因此他再寫信詢問,並且拉了一點關係(自己的一個老朋友有獲得很好的對待等等),然後編輯回信了,說自己會盡快看你的投稿文章等等。後來編輯也願意刊登文章,希望獲得Subotnik教授的同意,就在最後…Subotnik教授決定不願意刊登。編輯就火大了,要打開天窗說亮話,認為Subotnik僅是將自身當成是要跟其他期刊談條件而已,覺得自己被戲弄了。

要理解這個爭議其中一個基本背景是美國法學期刊可以允許一稿多投,然後一個期刊願意刊登之後,作者可以有一些時間問更好的期刊看是否願意接受其文章等等,然後一個一個期刊等級問上去。Subotnik的做法很可能僅是一種法學教授在期刊刊登策略上的嘗試。

但是,Ayres跟Klass教授在Balkinization中這一篇,指出從Subotnik教授所公布的內容來看,很可能犯了所謂的promissory fraud,仍有法律責任的。簡單來說,Subotnik雖然是一種要約之引誘,但是如果自始他便不打算將對方所提出的要約納入考量的話,便是一種promissory fraud。Ayres跟Klass的論點基本上認為,not intending to跟 intending not to不一樣的,如果要約引誘者一開始就intend not to accept any offer such,那就具有法律與道德可責性。很有意思的討論。

Ian Ayres如果大家常看Forbes應該會比較認識,而Gregory Klass本身是一個法哲學家,但著重契約法理論。他們合著的Insincere Promises一書很好看!這一串真是很有意思,Ayres跟Klass的討論可以引起很我們對於思索台灣自身在要約、承諾與要約之引誘是否具有拘束力的討論,真的很強烈推薦給大家!

另外關於Gregory Klass的理論,部落格曾經有過幾篇轉載,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按此瀏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