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周保松的「我們的自由要一起爭」

周保松老師日前在其臉書的貼了一篇長文:我們的自由要一起爭。其論述對象是針對中國的朋友,周老師稱之為「內地朋友」,他的出發點應該是從一位香港人對於中國人對於當前香港運動的說明以及釐清,論述清楚。因此,獲得他同意的情況下,以下全文轉載(本部落格並未修改任何文字,僅在排版上做適度調整)。

以下全文轉載………………….

我們的自由要一起爭
--致內地朋友

周保松

這兩個月,我每天收到許多內地朋友的來信,對香港當下的抗爭運動提出各種建議和批評。大部份是善意的。我在這裡謝謝大家對香港的關心。由於來信太多,難以逐一回覆,我在這裡一併回應,略談幾點感受。

1,在中國官方鋪天蓋地的文宣中,已將這場百萬計香港人參與的社會運動定性為港獨、暴動、顏色革命,甚至恐怖主義,然後動用國家機器,全面封鎖有關香港的各種資訊,並用盡各種卑鄙手段抹黑整場運動,煽動內地人對香港人產生各種基於虛假訊息而來的仇恨。

實情真的是這樣嗎?

國內一位研究社會運動和民主轉型的著名學者,昨天給我來信:「持續數月的大規模抗議,幾百萬人在街上,到目前為止,暴力程度可說微乎其微。別說和巴西、烏克蘭這樣的地方比,即使是和法國黃背心或者倫敦抗議G20比,也是非常文明了。說實話,這場運動讓我確實對香港人的『素質』印象深刻。中國當政者經常以中國人的『素質』來抵制民主,說實話,整個地球真不知哪裡的素質比香港更高的了。」

這場運動當然有許多不理想,並值得批評之處,包括前兩天的機場打人事件,包括一些刺激,甚至傷害內地人民族情感和民族認同的行為。這些行為,在香港也引起很大的爭議和討論。作為運動參與者,我們必須保持清醒,對運動的目標和手段不斷作出檢討,並以最高的道德要求來約束和指導我們的實踐。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爭取到香港市民和世界人民最大的同情和支持,我們自己也才能在運動中成長和進步,實現和完善自己的人格,成為真正具公民德性的香港人。

我們很清楚,這場運動的成敗,這場運動留給當下社會和未來香港什麼,和我們每個人的作為息息相關。我們充分意識到這份責任,並因此戒慎戒懼。

但我懇請大家也要明白,這是一場沒有大台、沒有領袖、沒有政黨主導,有過百萬香港人以不同方式參與的超大型社會運動,而且同時面對來自中國政府、香港政府、香港警察、黑社會等各式各樣的嚴厲打壓。這真的是史無前例,無車可鑒。

從6月9日百萬人上街始,我們一路走來,政府沒有一個人問責下台,人民最基本的呼聲和訴求得不到政府任何合理回應。等待我們的,卻是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武力鎮壓,抗爭者和普通市民在香港各區嚐盡催淚彈和警棍的滋味,迄今已有超過七百人被捕,無數人受傷,好幾位年輕人甚至以死發出最後的吶喊。

我們必須明白,這樣一場運動,能夠一直走到今天,說是奇蹟也不為過。如果沒有無數香港人在不同崗位默默努力,彼此扶持,這場運動不可能堅持到現在--而且是有理性、有原則、有尊嚴地堅持著。

大家試想像一下,如果同一場運動,發生在北京、上海、廣州,或中國任何一個城市,能夠比香港人做得更好嗎?!

在運動過程中,發生一些我們不願見到的衝突,其實完全可以預計。因為各種原因,類似事件可能陸續有來。但我們千萬不要想像一種「完美社會運動」,然後以此要求一場真實發生、無數人參與、牽涉各種利益、矛盾、張力,並要參與者即時作出各種艱難判斷的抗爭運動,必須在道德上符合你所有的完美想像。

這不現實,也不公平。(當然,這絕對也不是我們為任何行動錯誤卸責的藉口。)

如果大家跟著官方的宣傳口徑,僅僅因為過程中發生一些我們不願見到的衝突,然後便藉此否定整場運動,否定所有參與者,否定運動中實踐的各種美好,那不僅是知性上愚蠢,同時也不自覺地做了權力的幫兇。

2,這是一場什麼性質的運動?在我看來,它不是什麼港獨運動,更不是什麼顏色革命。這場運動中的五大訴求,沒有一條踰越現有制度和《基本法》的要求。要求正式撤回修訂條例、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要求重啟政改,沒有一條不是合情合理,而且完全在政府權限之內。(不過,我也須強調,不同參與者對這場運動的性質和意義,有不同的理解。)

這些不僅是前線示威者的訴求,也是法律界、學術界、商界、醫療界、藝術界、新聞界、社工界、前政府高層、政府公務員,以至許多社會知名人士的共同訴求。

我們必須明白,是特首林鄭月娥及背後的中國政府,一直不願意回應這些合情合理的訴求,並動用警力強硬鎮壓和拘捕示威者,才導致後來愈來愈嚴重的警民衝突。

如果有人毫無保留地站在高牆那一邊、並有意識地漠視這兩個多月來事件發生的前因後果,並用最惡毒的語言去譴責香港的年青人,那麼請各位捫心自問,你們的道德義憤,是不是過於廉價了一點。

3,內地朋友都很清楚,中國今天絕對沒有言論、思想自由和新聞自由。所有關於香港的訊息,都由官方嚴密控制和篩選,甚至公然扭曲和作假。許多朋友的微博和微信帳號,僅僅因為轉發一些關於香港的真實訊息,便被炸號,甚至被喝茶。

遠的不說,就看看央視新聞8月12日於微博公然撒謊,稱「香港示威女子被『豬隊友』擊中眼睛,視力受損」,便可見到官方媒體可以無恥到什麼地步。

更可笑的是,8月14日凌晨,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機場被打後,香港年青人當晚經過集體討論,認為這樣做錯了,必須真誠地公開道歉。於是第二天一早,他們在機鐵和機場派發道歉聲明,甚至有年青人在機場90度鞠躬,向所有乘客道歉。

可是這些廣泛流傳的道歉聲明和相片,卻在大陸徹底被禁。為什麼會這樣?既然中國政府帶頭嚴厲指責香港年輕人做錯了,並發動全國群眾大攻擊,那麼他們知錯能改,立即毫無保留地道歉,為什麼卻要封鎖這些消息,不讓內地同胞知道,並使得對香港人的仇恨和偏見,繼續在大陸不斷擴散加深?

任何的批評,都必須基於事實。沒有言論和新聞自由,便沒有事實可言。既然香港這場運動如此十惡不赦,政府何不開放言論,讓廣大人民群眾充份了解事實真相,然後作出猛烈精準的批判,豈不大快人心?!

各位可以用你們的常識,想想為什麼嗎?

4,香港這場浩浩蕩蕩的抗爭運動,說到底,就是香港人不甘於認命,為了捍衛自己的自由和權利,爭取自己應得的民主和自治,大家一起站出來的公民抗爭。這場抗爭,贏得全世界人民的關注和同情。

不過,許多內地朋友或許沒有意識到,香港人的當下抗爭,不僅是為了自己的自由而戰,客觀效果上,也是為了中國所有人的自由而戰(雖然我知道許多抗爭者未必這樣想)。因為在目前的政治體制下,香港是中國的特區,香港有自由,也就意味著中國荒涼專制的大地上,有那麼一小片自由的綠洲。

有了這樣的自由,大家才能自由行來香港,享受許多在內地無法享有的自由,包括不用翻牆便可以看到許多被禁的新聞和紀錄片,買到許多內地無法讀到的關於中國當代史的好書,甚至可以沒有恐懼地參與遊行,大叫「建設民主中國」。有了這樣的自由,內地生才能在有學術自由的大學,自由思想和自由探索。

更重要的是,香港人當下的每場抗爭,不僅為了自己,客觀效果上,也是推動中國走向自由、法治和民主的重要力量。如果不是這樣,中國政府就不會那麼恐懼,用盡各種手段抹黑和封鎖這場運動的真實資訊。

5,各位內地朋友,三十年前,上百萬香港人,聲援北京民主運動。此後三十年,我們不離不棄,每年六月四日都在維園點起燭光,紀念死去的亡靈,並為中國的自由、民主奮力吶喊。而香港人對於中國發生的各種自然災難和政治壓迫,更是毫不猶豫和不計代價地伸出援手。

這些香港人極度天真,極度愛國。

去到今天,香港命運來到關鍵時刻,無數香港人勇於站出來為自己的自由和尊嚴奮力而戰,前路不明,但可以預見代價沉重。

當下此刻,我們其實很需要,很需要世界更多人的理解和支持。可是我們知道,你們的環境很不容易。所以,我們從不期望得到你們的聲援。但如果各位連最基本的同情和理解都沒有,並不加反思地跟著官方調子起舞,用盡你們的道德義憤譴責正在苦苦抗爭的香港人,這卻是一件多麼諷刺、多麼傷感的事。

我們的自由要一起爭。

願你們明白。

2019.8.16


Charles Barzun on Constructing Originalism

Charles Barzun 在 SSRN 上面發表了一篇文章:Why Professors Baude and Sachs Should Learn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Ronald Dworkin。這一篇文章是從對於William Baude 與 Stephen Sachs 的憲法解釋理論批判而來!強烈推薦給大家

作為一個研究美國憲法解釋理論的初學者,這一系列的探討焦點有很多的進一步發展。首先,Baude 與Sachs 的憲法解釋理論是原意主義式的,而且是一種解釋方法原意主義,他們的跟Rappaport 不太一樣。B/S的觀點有人工智慧學者覺得可以進行進一步探討,簡單來說,要從人工智慧系統原本的語意探詢到語意規則的探詢這一個轉向(我個人初步認為這是有可能可以成功的,但細部議題較為複雜。)Barzun 則針對 B/S的立場進行批判性反駁,並且直接聯繫到法哲學的立場選擇與分析。這是這一篇的重要之處。文章不長,但是如果你對於這一系列發展的問題並未掌握的話,這一篇不是很好進入。

此外,這一篇提到許多重要文獻,其中一個很關鍵的是Mark Greenberg對於法律解釋方法規範性的探討:What Makes a Method of Legal Interpretation Correct? (按此瀏覽之前轉載Harvard Law Review的線上完整版),我個人強烈推薦Greenberg這一篇!

另外,Charles Barzun在2017年的 Stanford Law Review有一篇The Positive U-Turn,也很好看!(線上正式網址在此

Mark Greenberg 是我個人非常欣賞的一位法哲學家,部落格轉載過很多他的文章。偶然發現,他中被稱之為是什麼學者,因為他蠻多文章都是What makes 開頭,應該是特殊風格!非常推薦各位閱讀他的文章!此外,Charles Barzun是一位年輕的研究者,目前在UVA,部落格也轉載過一些,提供給各位作參考:法實用主義的三種形式對於Lon Fuller與Jeremy Frank的探討對於法律權利的概念性思考


Oona Hathaway on How to Revive Congress’s War Powers

Oona Hathaway 在 SSRN 上面發表了一篇文章:How to Revive Congress’s War Power 。很好看的一篇文章,推薦給大家!這一篇文章其實不長,但是因為自身背景不在國際法,所以唸起來第一部分特別有意思:定義hostilities。Oona Hathaway 的寫作風格算是清楚的,也推薦給大家!

此外,推薦她與Scott Shapiro 合著的The Internationalists- How A Radical Plan to Outlaw War Remade the World。強烈推薦這一本書!(之前的轉載在此Shapiro 與 Hathaway對於書的回應在此) 部落格其實轉載過不少Oona Hathaway 的文章,有興趣的人請使用搜索功能進一步探尋。


Lawrence Lessig’s Fidelity and Constraint and Book Symposium

這大概是我最即時跟上的一篇書評轉載,其實還來不及看完整個書評,但是不轉載實在不行。Lawrence Lassig 在 今年出版了一本新書:Fidelity and Constraint ,這本書真是非常精彩,光是前言就引人入勝,原來他還有幫計量經濟學者工作的經驗!強推!然後,Jack Balkin 在 Balkinization 出了一系列書評,非常非常值得一讀(按此瀏覽)!強烈推薦給大家!

近期自身剛好有個學術演講機會,重新檢視了新原意主義的Fixation Thesis 跟 Constraint Principle的主張,結束之後看到這一系列討論,真覺得非常有意義!提供給對於憲法解釋方法論以及憲政理論有興趣的朋友們!!


Richard Primus on The Most Revealing Word in the United States Reports

Richard Primus 在 SSRN上面發表了一篇文章:The Most Revealing Word in the United States Reports。蠻好看的,推薦給大家!這一篇是針對 NFIB v. Sebelius 進行關鍵字分析:activity!推薦給大家!


實驗哲學的新部落格

好一陣子沒有轉載實驗哲學的消息了,他們有了一個新部落格(印象中,這應該是第二次改版了),我覺得內容很充實,推薦給喜歡實驗哲學的朋友們!(按此溜覽新網站!)


限時電子書下載- Hobbes and the Two Faces of Ethics

剛剛收到這個訊息,趕快提供給大家!Arash Abizadeh 對於Hobbes的研究書籍:Hobbes and the Two Faces of Ethics,第一部分可以免費下載(雖然我對於二三部分更感興趣,但是第一部分的第二章很推薦),直到2019年8月31日為止!下載連結在此這本書之前看到有夠貴,所以請有興趣的朋友不要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