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Lemley and Byran Casey on You Might be a Robot

Mark Lemley 與 Byran Casey在SSRN上面發表了一篇文章:You Might be a Robot,這一篇文章看標題顯然跟AI有關係,但是有點難定位。雖然很多觀點我不是很同意,但是強烈推薦給大家!文章基本上的主軸就是點出要界定robot的困難,因此很大一部分是在處理robot的概念如何在我們日常生活運用中出現歧異,但是第一部分對於Alan Turing 的 On Computable Numbers, with an Application to the Entscheidungsproblem的文章有著墨,很推薦給大家!Turing 這一篇文章我印象中沒有法學者處理過(若有錯誤請糾正我!)此外,文章對於法律管制的基本立場就是以功能論的角度來界定robot,然後採取case by case,儘量避免由上而下的統一界定方式。用很簡略地話來說,就是採取普通法的規範方式。文中最後提到如何界定robot的6 As:Agenda, Automaticity, Autonomy, Agency, Ability, and Anthropomorphization。這部分討論很有趣,而且點到很多關鍵問題!強烈推薦給大家!

Advertisements

陳弘儒論大法官沒允立同性「非婚姻」制度

這是一篇刊載在蘋果日報的投書:陳弘儒論大法官沒允立同性「非婚姻」制度。這算是非常精簡版,至多是提出觀點與說明而已。因此,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請進一步閱讀詳細的評析與論證:陳弘儒論簡評同性永久結合家屬的合憲性

我必須要說一下這些討論的脈絡:在去年公投之後,逐漸發現一種聲音,認為可以在釋字748號解釋的框架下,採用同性結合家屬等等制度。我原先不以為意,但是當我閱讀在月旦法學曾品傑教授的文章時,深深發現這是一個需要被認真對待的議題。之所以需要被認真對待,不是因為這個主張(同性結合家屬制度)是正確的,而是支持這個主張背後的理由是如此的薄弱,薄弱到我認為幾近一種不重視釋字748號解釋的、弱化同性二人之結婚自由之平等保障的地位。我可以接受立場相異的討論,事實上學術討論很多事立場相異的,即使具有相同認知,具體的主張也常常是不一樣的。但是,我不太理解的是,學術論述如何可以以一種接近論理不清、曲解、去脈絡化的方式來宣稱尊重釋字748號解釋但實質地違反它。釋字748應該不應該被改變、被違反是一回事,但是,在論理上要說「同性永久結合家屬制度」是符合釋字748的,這的確難度很高!曾品傑文章內所提出的「概念」(如果可以算的話),再再都具有弱化釋字748的可能性,如果我們不認真指出這裡面需要多加考慮的點,那就太可惜了!這是我寫這一篇簡評的出發點。智性上的誠實是學術的最低要求!


簡評同性永久結合家屬的合憲性

簡評同性永久結合家屬的合憲性

陳弘儒(中研院法律所博士後)

“For one should never neglect law’s capacity to move people in and out of categories- ‘law’s role in producing the alien within’. Law is capable of shifting the category of alien enemy out of the legal arena in which it often goes unnoticed because we don’t care much about those who have fragile legal status in our societies, or even want them out as soon as possible…” (David Dyzenhaus, The Constitution of Law: Legality in a Time of Emergency, p. 13)

一、討論對象

  1. 月旦法學第283期刊載了曾品傑教授的文章:「論我國同性二人永久結合關係之可能模式規範」(以下簡稱曾文)。文章的重點有三:第一、針對釋字748號解釋之婚姻自由的意義進行闡述。第二、主張以「同性結合家屬」方式規範同性二人之永久結合關係。第三、認為立法者應該以專法或是專章規範同性結合家屬之權益關係。關於同性兩人是否享有婚姻自由以及婚姻自由之平等保障的憲法爭議,大法官已在釋字748號解釋中給予說明,也因此作為「法制建議」的曾文也在文章中說明「同性結合家屬」之法制倡議如何與釋字748號解釋相一致。
  2. 這一篇評論主要是針對曾文的核心論點以及論證方式進行分析與檢討。在此之前必須先說明筆者的立基點:第一、這篇評論與曾文有同樣的出發點:接受釋字748號解釋的權威性。雖然釋字748號解釋可以被挑戰,但這不在我評論的範圍之內。第二、我也不討論曾文內所提出的法院裁判,因為從核心命題的推導來看,對於具體判決之評釋僅具有次要的重要性。
  3. 我以「同性結合家屬之憲政許可性」來稱呼曾文的核心命題。曾文要主張的是,在接受釋字748號解釋的權威性之下,針對同性二人之婚姻自由的平等保障的立法制度選擇上,立法者「應該」採用「同性結合家屬」的「立法形式」
  4. 上段最後一句話有三個重點:「應該」、「同性結合家屬」與「立法形式」。讓我們先簡略說明這三個重點。此處的應該是指,曾文認為,立法者有理由採用同性結合家屬的法制,而欠缺不採用此一法制的理由,也因此同性結合家屬不僅是釋字748許可的立法制度,也是台灣立法院應該要採取的途徑。同性結合家屬制度則是曾文中後段要提出的制度主張。立法形式是指,同性結合家屬制度是符合釋字748號解釋所稱的立法形式。
  5. 我這篇評論的重點是,曾文在上述3所重構的核心命題是不成立的。簡單來說,釋字748號解釋是許可用「其他形式促進同性二人之婚姻自由之平等保障」,而不是使用「其他非婚姻制度」。複雜一點來說,所謂婚姻自由不是如同曾文所提出的「實然概念」一般,認為釋字748號解釋並未賦予同性二人任何法律上的權能。相反地,如果我們正視「制度」與「形式」的意義與功能,會發現到所謂其他形式必須是在婚姻制度內的其他形式,而不是非婚姻制度的其他形式。曾文所提出的「同性結合家屬制度」在其脈絡底下是一種非婚姻的制度,並不符合釋字748號解釋的要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Book on the Philosophy of Reasoning

日前看見OUP將在今年4月出版這一本書:Reasoning: New Essays on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Thinking。感覺主題蠻有趣的,提供給大家!若有相關討論出來之後,再轉載。


Brian Leiter on Legal Positivism As a Realist Theory of Law

Brian Leiter 在 SSRN上面發表了一篇文章:Legal Positivisim As a Realist Theory of Law,主張將法實證主義視為一種法律唯實論的觀點,非常非常有意思!!千萬不要錯過!強烈推薦給大家!!

這一篇文章的最後一部分在探討Hart與Raz等觀點很精彩,在相當程度上預設了一些討論脈絡,此外Leiter也改變了之前的一些觀點,所以在閱讀上需要特別注意!再次推薦給大家!


牛津學生發起抵制John Finnis的請願

請願說明在此Daily Nous的轉載以及激烈討論在此Leslie Green的評論在此!Brian Leiter的轉載(第一篇說明在此第二篇說明對於Leslie Green的不同意見在此!)

雖然John Finnis 的立場長久以來為人所知悉,但是這一份請願的說明是有點問題。首先、姑且不論牛津的制度是怎麼樣,我們大概很難僅從他的文章文字、自身觀點,一直聯繫到他課堂上是具體表現。他如何教學生以及是否有提供充足的討論,在這份聲明中並未說明。他的觀點跟是否有濫用身份壓制討論甚或羞辱,這中間應該要有一些更多說明。第二點要求校方要澄清學校的政策,看起來是有一點模糊。

上述這兩點不是說,John Finnis仍適格,或不適格在教”必修課”(可以這樣理解嗎?就教大家!)的位子上,而是說聲明本身需要有更多的表述與證據。這需要具體看Finnis具體如何架構出課堂互動框架,這的確是一個重要課題!然而,或許需要更多的資料挖掘,在這一點上。

 


Sander Verhaegh on Quine’s Naturalism

3:AM這一次訪問了Sander Verhaegh ,討論Quine的自然主義,非常推薦!這一篇的論述(或者是說明)很淺顯易懂,推薦給大家!訪談在此